《肥水不流外人田》絳與誠及《肥水不流外人田》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毛小說網
八毛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毛小說網 > 熱門小說 >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作者:龍騰 書號:48714  時間:2019-6-18  字數:12296 
上一章   絳與誠    下一章 ( → )
作者:ac978b

  大,電視,午夜的情趣用品廣告,頭柜上放著煙,南京煊赫門。

  煙旁邊,是一盒開了包裝的杜蕾斯,三枚裝的,一枚已經打開。

  “…來自印度的藥物,源于古印度婆的配方,幫助您恢復雄風,找回男人的自信…現在撥打熱線電話,只要998只要998,一周活海綿體情細胞,一個月可增大三公分…”

  大上的男生,健碩的身子匍匐在邊,留著短發的頭不住的做出磕頭一樣的動作…嘖嘖…滋滋…他背后的電視畫面里出現一個妖嬈的女人,手里拿著瓶子一臉的嫵媚。

  “唔…誠…誠…我的豆豆…啊…”上的女人雙手握著腳踝,大長腿高高的抬著,赤口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著,頭卻抬著朝著自己的兩腿間看過去。

  誠的舌頭柔軟而寬厚,沿著菊花滑動到兩片已經腫不堪,發出鮮紅色光澤的時,一張嘴就含在嘴里,發出嘖嘖的聲音。

  一手伸出去,握住她的子,用力的之后,捏住頭不住的捻動時,舌頭卷成了卷撥開了女人的

  頭一低,隨著女人一聲悶哼,消失在裂開的花瓣里面,擠出來幾滴粘稠透明的體。

  “誠…艸我…”

  “說你是母狗…”女人噘起了股,雙手被誠抓著剪在背后,子在單上蹭啊蹭的動著身子。

  他一只手抓著自己的巴,在口上下摩擦,頭擠開,然后在眼上輕輕的敲動,畫圈,然后又向下滑去,頂住一側的,在上面上下的蹭,頂,看著鮮紅的里面出來白色的漿汁時,用頭在上面一蹭一磨,轉眼就挪動到了眼上,將菊花瓣潤。

  女人的股朝后聳動著,嘴里低聲的呻,吭嘰著,囁嚅著;“我…誠…我受不了了,快啊…求你了…來艸我的啊…”她的聲音帶著急促,透著焦急。

  “你不說,我就一直這樣蹭啊蹭…快說…”誠的巴搭在眼上,在兩片之間動著,空出來的大手抬起來,朝著她的股重重的扇了下去…啪…“快說…”

  “唔…我…誠我說不出來…好羞…”很白,很,當誠的手抬起來時,上面留下一塊嫣紅的掌痕…啪…

  “你是個羞的母狗…快說…”巴在兩片中間來回的摩擦著,勐的進去一下,頭剛剛陷入進去的時候,又突然間出來,繼續摩擦著…他知道她受不了。

  “我…我是母狗…唔…快啊…艸我的…”

  “大點聲,說你是的母狗,求我…你的…”他用手指了進去,里面全是汁水,燥熱一片的柔軟勐的一縮,又是一股水浸了腔道。

  “唔…我…”

  “說你的名字…大聲說…”

  “我…”她扭動著股,似乎在掙扎,又似在索求“絳…是母狗…唔…是大是羞澀的婊子是貨…求求你我的,干爛我的…”

  她的語速越來越快似乎沒有經過思考一樣的大聲說了出來,被誠按在后背上的手掙扎著開之后胡亂的摸索著…巴已經頂在了她的口,他彎著:“繼續說…”

  “陳絳是母狗婊子我是貨我…啊…嗯…”她突然不動了,頭埋在枕頭里只是低聲的吭哧著呻著,一聲高過一聲的大聲的哼哼著,享受著被勐然間刺入的快

  層層迭迭的包裹著誠的巴,他快速的動著,每一下都重重的撞擊著她的股,把女人撞的身子在上滑動,然后被抱著股在拖回來,在進去…

  紅腫凸起的豆子上,懸著一絲體,在半空中晃著,然后滴落,接著又被空而來的是黑囊撞在上,染,被撞擊成白色的泡沫…

  “唔…誠你死我吧…唔…母狗的爛了…”

  “干死你…大貨…是不是喜歡向母狗一樣噘著股挨干,連的腚眼子都張開了…”

  “我…唔…艸到心子了…使勁…誠…老公我要…”

  “不許出來…”

  “啊…控制不住…出來了…”

  “啊…我也要了…到你的狗里面去…”

  良久之后,誠趴在了女人的后背上…

  “誠,給我拍張照片呀?”

  “怎么照?”

  “嗯…”絳撓撓頭,然后在上蹲了下來“從我后背照…”

  “除了眼,就是往下滴答水的肥,好看?”

  “嗯,我要記下這一次,你這個壞蛋公狗,也要記住…”

  …

  太陽的光暈炫目而熱烈,海風在腿間掠過之后,裙擺輕揚,冷飲攤旁的小桌子兩側,絳手里擎著巧克力味的冰凌冒著寒氣。

  米黃的裙子沒有陽光的熱烈,卻有著陽光的溫柔,她的笑容很甜,似乎有一種天然的感染力,安靜的笑容讓人覺得安定。

  絳吃著冰凌的尖,只是舌頭輕一口,上就沾了絳紫的巧克力,她用舌頭一下,看著對面穿白襯衫在看著手機的誠說:“小哥哥,你真的很丑,你咋那么丑呢?”然后她就被自己笑到了,眼睛瞇成月牙,臉的月光灑在誠的身上。

  “哼”誠瞪了絳一眼之后開始反擊:“你漂亮你俊你好看,你是我的小仙女,哼…你這不長眼睛的傻丫頭,我都這么丑還敢要我…哼…唉!絳你看,他們在那邊拍的照片很好看啊。”

  誠忘記了剛剛還想懟回去的話,而是把手機遞給他對面的女生,手機里是同學們在海邊各種搞怪的照片。

  絳的眼睛在手機屏幕上瞄了一眼之后,很是不屑的又了一口快要融化的冰凌,舌尖靈巧的在上滑過之后嘁了一聲“好累,我不想過去和他們玩了,他們總推我撞你。”

  誠一臉失望的哦了一聲,然后又開始擺起手機來。

  “要不…”絳的眼睛轉動著,手肘支在桌子上,冰凌的汁已經開始融化“要不我們也拍一張好玩的呀。”

  誠的眼睛一亮:“行啊行啊。怎么拍。”

  “聽我的…”一臉沮喪的誠身邊,是陽光明媚的絳,她的笑似乎讓鏡頭都亮了幾分,而誠的頭頂,赫然是那開始往下淌汁的冰凌,宛如頭頂著一堆便便的…懶洋洋。

  好啦好啦,可以開始啦,絳在誠身邊用空著的手比劃出一個v字,出雪白的牙齒。

  拿著自拍桿的誠哦的答應著,按下了按鈕。

  就在相機拍下鏡頭的那一瞬間,誠發現自己的衣服上沾上了幾滴巧克力的汁,肩膀,前…手指在相冊上撫摸過后,輕輕的合上。

  誠站在窗前,從煙盒里彈出一支煙點上,看著窗外初上的夜華,暗自罵著自己,只是看照片而已,卻要那么依依不舍。

  當時種種成追憶,如今空念也枉然。

  叼著煙,轉身去衣柜里翻找衣服,那件白色的襯衫掛在那里,衣服已經有些泛黃,在白色的燈光下,巧克力的痕跡依舊,卻在也不復當時的窘迫。

  誠的手伸了過去,當手指在上面摩挲過之后,煙灰掉落在地上。

  誠的手縮回來,低頭吹去掉落在子上的些許煙灰,摸著發青的下巴,看看沉默依舊的襯衫,胡茬有些扎手,那巧克力的痕跡,扎心。

  …

  西裝革履,衣帽嶄新。

  誠的車在夜里穿行,轉彎,直行,等待著紅燈變綠,等待著行人經過…那衣服已經多久沒有洗了?那巧克力的顏色,似乎洗不去的吧…

  “喂,你好王經理…嗯…我已經在路上了,已經約了陳老板,一會就能簽成…不用擔心…”

  “你好,是陳老板吧…對對對…我是程誠…我已經安排好了地方,就等著您呢…好嘞…一會見陳老板。”

  肩膀和下巴夾著電話的誠,突然看到路燈下的一個少年,手里捧著籃球,一個女生從他的身后跳了出來…他減慢了車速…安靜的看著女孩抱過籃球,男生攬著她的肩膀…突然就了淚。

  …

  鞋底摩擦著地板發出吱吱吖吖聲,汗滴落在地板上,轉眼被籃球鞋踩到消失。

  高個男生對著看臺上吹響了口哨,誠循著他的方向看過去,絳在那里對著自己招手點頭。

  籃球飛向了那個吹口哨的男生,砰…誠的身影在半空劃出一道弧線,一腿繃直一腿彎曲,膝蓋撞響了那個吹口哨的男生的…臉。

  鮮血如煙花飛濺,一場混戰,誠瞥見了那道風景朝著自己這邊飛奔而來。

  然后被沙缽大的拳頭錘到了臉上,他一腳踹出去,朝著絳的方向跳了過去…宿舍。

  光燈閃亮,屋子很凌亂,各種顏色的黑臭襪子堆在下,顯示器盯著面前的衩子,陰沉著臉,鍵盤旁邊是紙巾的盒子,紙簍里面都是食品袋子。

  屋子里煙氣繚繞,窗戶開著,風沒把煙吹散反而吹進了走廊。

  不知道那個寢室傳來歌曲的聲音“曾經那一場戀愛保衛戰役,孤勇的戰斗到無能為力…”

  “我今天話就撂這兒了,絳…”他頓了一下之后,環視四周“是我程誠的女人,誰他媽要是敢動歪心思,看我能不能g死他。”

  一屋子室友舍友校友,誠坐在椅子上,臉上貼了創可貼,背靠著電腦桌,手里還抓著一瓶二鍋頭,一臉桀驁,貌似土匪。

  歌聲時斷時續:“我在最好的年紀遇見了你…卻沒有好好珍惜而失去你”

  “關門”誠吼了一句:“鬧…”…餐廳,誠坐在餐桌旁心不在焉。

  “呦呦呦,不好意思啦,來遲了來遲了。”中年男人在誠身后一邊說一邊坐下,笑著打著招呼。誠的臉上立馬出微笑“沒關系陳老板,我也才到,吃點什么?”

  “隨意就好。”陳老板把手包放在一旁,拿過誠遞過來的菜單隨意的點了菜。

  抬頭問誠:“喝酒么?來點紅酒?”

  誠微笑:“抱歉,我不喝酒。”

  …

  大學門口。

  夏季的風吹動了青樹紅花,兩個人拿著畢業證互相炫耀著,最后哈哈的笑成一團。

  絳的拳頭捶在誠的肩膀上,一邊控制著笑一邊說:“傻夫夫的,我們都有證,我們都是有證的人了。”

  “是啊,以后我要努力找個好工作,養著你。”誠收斂笑容,一臉鄭重。

  絳抬著小臉,看向誠,然后點點頭:“嗯,我等著你”

  …

  “我和你說了,咱不干了,你聽不懂我說的話么?”

  陰天,小雪,這一年的場雪,雪花落在誠的肩頭,抖落不去,絳也在雪里,懷里抱著的文件夾微微顫抖。

  “誠你聽我說,我很需要這個機會…”

  “狗機會,那個經理用什么樣的眼神看你,你不知道么。猥瑣,猥瑣。”誠氣急敗壞。

  “我知道,但是我會…我會保護自己的…”

  …

  七月七,情人節。

  辦公室里眾人依舊在忙碌,渾然沒有過節的氣氛,當然,情人節只屬于下班的人,工作中的男女,沒有情人。

  “我今天大概要加班到很晚…你不要來接我了…嗯…晚飯就在公司吃…同事會送我回去的…這么遠你就不要過來了,白天找工作那么辛苦,晚上早點睡…嗯,愛你呦…么么噠”

  一身職業裝的絳,精心打扮非常漂亮的絳,把手里的電話放下,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來,扭頭看向辦公室的方向,明亮的玻璃窗那邊,是一個微胖的身影。

  他正好也看向這邊,微微一笑,手放在臉側做出打電話的姿勢,絳點點頭,也微微一笑。

  然后看著那張胖臉又看向電腦屏幕,她出一絲厭惡的表情,然后無奈的低下頭,看著清晨時的誠,在她手腕上的紅繩。

  紅繩打結的地方,是一顆小小的心,純金的,那是他最后的一筆獎學金。

  …

  “放”誠在雪中來回踱步,轉著圈,呼吸間的白氣越發的急促。

  他轉過頭看向絳手指著面前的大樓:“你怎么保護自己,怎么保護,他手里的權利會把你碾至死。”

  “我知道,我都知道”女孩的倔脾氣也上來了:“那又怎樣,我很快就可以擺這個部門,只要這么一次機會,我就可以…就可以和他平起平坐…甚至,取而代之”

  …

  夜深,天空被七夕的燈火照亮,整個城市都是荷爾蒙的味道。

  誠的一只手揣在兜里,另一只手拿著三朵玫瑰花,站在高樓的門口。

  保安看著表走過來,打著哈欠問:“你等人?”誠昂著頭“嗯。”“別巴等了,早都下班了。你看都幾點了,還有五分鐘就十二點了”

  “臥槽,哥們我去十一樓找人,你看…”他從兜里把自己的南京煊赫門掏出來,還有多半盒都給了保安。

  “很快就下來。”

  “哈哈,等加班的小女朋友吧,快點快點,過了十二點就不是七月七了。”三分鐘,誠不知道怎么跑的那么快,到最后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雙手撐著膝蓋,在公司的前臺了幾口氣,然后深呼吸,看著門里微弱的燈光,以及電腦呼吸燈微弱閃爍的光芒,他直起來,站在門口輕輕的推門…

  透過門,誠朝著里面看了一眼,沒有看到什么,也沒有看到絳,他疑惑的再一次看了一眼,整個辦公大廳里,空的,沒有一個人。

  絳去了哪里?他把花兒放在背后,一推門走進了屋,然而就在他隨手關門的時候,他的身子勐然僵住了。

  “母狗…爬到門口去…”這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低沉而威嚴。

  誠的手一頓,緩緩的關上了門,然后繞著辦公大廳里面的桌子,繞到了距離門口稍遠的位置,躲在桌子后面,悄悄的觀察著。

  他不知道為什么要這么做,可是他的心里,懸著一個念頭,一個不好的感覺,在那男人說話的同時,從他的心里升了起來。

  辦公室里亮著燈,只是被百葉窗遮擋著,出一條條的光影照在外面的辦公桌椅上,誠突然發現,自己躲藏的地方,正是絳工作的位置,他還記得自己曾經站在這里看到對面辦公室里的那個肥胖的男人,對絳說那個男人至少有200斤。

  絳當時似乎有點顧左右而言它,或者,有些許的尷尬?正在他低頭看著絳桌子上的東西時,那扇門,打開了。

  而這個時候,誠赫然看到在椅子背和坐的拐角處,放著一條內,他伸手挑起來…有點潤的感覺。

  誠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看著燈光從緩慢打開的門那邊傾瀉而出,在暗影里攥緊了那條可以攥出來水的布料。

  呼吸重然后壓抑下去,用手按在口,看著辦公室的門,大開。

  一具體匍匐著爬行而出,明亮的燈光將身體照的一片瓷白,葡萄紅的長發在光的照下更加的紅

  她的眼睛被蒙著,嘴里含著一團東西,就那樣熟練的轉過門口,朝著剛被誠關上的大門,爬行過去。

  “的婊子,呵,大股這樣扭,更像一條發情的母狗了。”那個200斤的胖子手里牽著一條繩子,另一端,拴在女人的脖子上。

  她…是陳絳,誠已經不能呼吸了,至少這個時候,他感覺自己已經窒息了,玫瑰花枝上的凸起,被他重重的握緊,硌進皮膚,然而他渾然不覺,心…更疼。

  “停下來…”男人的手一抖,繩子那邊的女人,停了下來,茫然的跪伏在那里,大股抬的高高的。

  一雙大,幾乎垂到了地面上。

  …

  “不會發生的,真的,誠,你要相信我。”女孩掙扎著辯解著,懷里的文件夾幾乎搖搖墜。

  “可是…呵…”誠慘然一笑:“我信不過的,是這世道。我的眼睛里容不得這些。所以…”雪飛舞,雪花遮住了他的眼睛,他轉身。

  …

  200斤的男人,衣冠整齊,他彎下,用手拍了拍女人的股,笑著在股上摩挲一下之后,手指在里掏了一把然后在股上一蹭,站直了身子,看著扭動著股發出嗚嗚聲的女人:“怎么樣,我的內味道好么?”

  他的手指捻動著湊到了自己的鼻子前,重重的了一下,一邊抬腳踩在她的后背上,一邊道:“爬了幾步,就這么多水,的可以了…來,一個,給主子看看…”

  女人說不出話來,扭動著股,搖著頭,似乎在拒絕,200斤哼了一聲,鞋底子直接踩在了她的腚溝上,一邊碾動,一邊惡聲道:“忘了腚眼子里還有玩意了是吧,,讓你是給你臉,你是不是想明天在辦公室里高?嗯?”

  女人的身子因為后庭被按而扭動顫抖,誠看到她的腿在哆嗦著,似乎在忍受著什么,卻想不明白。

  她屈服了,哆嗦著,抬起了自己的右腿,緩慢的,顫顫巍巍的抬起來,這個時候誠看到了她的門里,著一個黑色的東西,反著塑料光澤的一團,緊緊的封住了她的眼。

  ,他一下子明白了,而這個時候,誠看到200斤的鞋尖,抵住了慢慢的旋轉著按著,伴隨著女人嗚嗚的呻,200斤的聲音又傳入了誠的耳朵:“帶了兩天了吧,如果不聽話,就再一周。”

  原來…誠的手握斷了玫瑰,花瓣掉落在了地上…原來這幾天她說不舒服,讓我睡沙發竟然是因為這個?

  呵…絳…你還是我深愛的那個女人么?水聲傳來,誠在看過去時,一條亮閃閃的水線從絳的而出,濺落在地磚上,發出嘩嘩的聲音。

  200斤的腳勐的一用力,蹬在絳的股上,她錯不及防一下子趴在了地上“我讓你都出來了么?昂?”男人惡狠狠的呵斥道。

  锃亮的皮鞋一下下的踩在絳的肥股上,而她則躺倒在自己的水里,動著,扭曲著身體,像一條缺氧的魚,又像一只被電擊了的白豬。

  誠的眼睛充血了,他的身子繃緊著,時刻都會跳出去。

  可是理智在告訴他,如果那么做了,會失去這個女人,一定會,可是…誠一下子茫然了,自己該怎么選擇。

  毀掉她,毀滅她,或者…毀滅自己?

  …

  “呼…”他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絳,如果你還是這樣一意孤行,我想…”

  “怎么樣,你要怎么樣?”她的臉色在雪里有些紅,鮮紅。

  “我不想看到你被哪個死胖子猥瑣,也不愿意想到的事情…我…”

  …

  絳被那個死胖子牽到了電梯口。

  她的眼睛不再被蒙著,只是趴在地上,高高聳起的肥股對著電梯,死胖子要她掰開自己的,對著電梯自

  然后,他自己躲在一旁,看著一臉驚恐羞,又無比的絳,扒開了自己的股,朝著電梯,用手指進了自己的,快速的動著。

  低聲的發出的聲音,連呼吸都帶著望,直到她的身體漸漸的抖動厲害起來,的速度也快速起來,似乎已經不管不顧不在意自己身在何處,世界的中心,只在她自己的道,和眼里面一樣。

  男人走過去,一巴掌扇再她的臉上,拽著她的頭發把她拎起來,左右開弓,扇了四五下,打的她慘呼連連,身子卻一的,已經到了高的邊緣。

  誠就在們后看著,她們在門外,他在門里看著外面上演的這一出大戲,心里滴著血,卻依舊在控制著自己,勸慰著自己:“這不是絳的錯,對,一定是被的,一定,絳那么可憐,我該怎么辦?我…我該怎么辦?”他知道自己也硬了,可是他羞于這樣。

  接著,他看到男人拉著絳,打開了電梯,十三樓的燈亮了,誠從樓梯爬了上去,恰好看到死胖子和絳走進了女廁。

  他跟上去,想要看看那個男人還要對他的絳做什么,突然門一動,誠慌忙躲進了男廁。

  剛剛鉆進一間隔間,男人的腳步聲就傳了過來,誠急忙站在馬桶上面,蹲著,安靜的躲避著,他不知道該怎么面對絳,就如同他知道絳也一定不想面對他一樣,這樣的傷害,會致人死地。

  男人似乎低著頭挨個隔間看了一遍,然后拉著絳,進來了。

  誠站在馬桶上,從上面看下去。

  男人把一個帶著盤的假巴按在了對面的墻壁上,高度正好可以讓絳跪在地上

  絳也這樣做了,她呻著,抱著男人的,緩慢的向后聳動股,居高臨下的誠,看到那的假具消失在她的股后。

  男人終于拽出了在她嘴里的內,套在她的頭上,然后褪下子“張嘴”他呵斥著。

  絳張開嘴,接著,熟練的樣子看上去就像練習過好多遍一樣。

  她含住了巴,身子前后動著,一邊享受著,一邊讓男人的巴在嘴里

  她又要高了,她哀求著看著男人,男人彎,手伸到眼哪里,誠看到他的手按下,旋轉,然后勐地一抬,女人嚎叫著,顫抖著,一股黃的水柱在墻壁上,連綿不絕。

  男人用住了她的嘴,,然后,她顫抖著,托著他丑陋的男咽著,任憑水澆她的臉,和子。

  誠看到了她手腕上的那條紅繩,然后臉淚水。

  …

  “你不用說出來”她慘聲說著,在他背后大聲的說著:“我知道,我知道的…你不用說,誠…我知道的知道的…可是…只有這么一次機會…誠不要這樣…”

  “我已經沒有機會了,所以也不會給你什么機會了,絳,我…愛你…可是我不能…因為已經沒有機會了…”

  雪沒多大,風也沒多大,所以,她看著他的背景好久才在雪幕里消失。

  …

  辦公室,雪白的墻壁,桌椅都在搖晃,天旋地轉,又是一場雪,窗戶外面白茫茫一片,雪還沒停,門,斜歪著掛在門框上,沙發上傳來慘叫聲。

  中年胖子趴在沙發上,一縷油膩長發在光禿的頭頂橫亙,不過已經了。

  他的雙手背剪,被人薅在手里住,嘴里發出如同殺豬一樣的嚎叫:“我沒有啊,唔…啊…我真的…沒有…”

  誠的膝蓋頂著胖子的眼,一只手握著胖子的中指。

  “就這只手吧,昂?”絳拉著誠的胳膊,臉上的淚水還沒擦干:“誠你放手,放手,他也沒有怎么樣我。”

  “我們倆已經沒關系了,他怎樣你也和我沒關系”誠睚眥裂“但我看他不順眼,就不能放過這貨。”

  …

  警徽高懸,派出所。

  “小伙子,生勐啊,手指頭就給掰了?”小胡子警察一嘴的調侃。

  “嗯。”誠點頭,手銬亮晶晶,誠竟然覺得很漂亮,低頭端詳著。

  “你這是故意傷害,要賠錢也要拘留的。是不是喝酒了沖動啊。”小胡子的圓珠筆在本子上敲打著,看著面前的年輕人。

  誠抬頭看了看警察的小胡子,想了想:“我以后不喝酒了。”

  …

  打開燈,車鑰匙扔在沙發上,去外套也扔在沙發上,開窗簾,站在窗前,誠雙手掐,嘴里的煙頭在玻璃上忽明忽滅。

  從兜里掏出來電話,撥號,撥了個數字的時候,電話打了進來。

  “程——誠”話筒里的聲調高亢,宛如被踩了蛋的公豬。

  誠把電話拿開,距離耳朵遠了一點“我在。我剛要給您打電話。”

  “你給我打電話,給我打電話又個用。陳老板那是怎么回事。”

  “呵,他想要喝那瓶六千多的紅酒,我沒點。”

  “就這么點事?”

  “我不喝酒。他想點,但是我說我不喝酒,我不點,他沒好意思。”

  “艸,點了給他喝不就完了么,人家挑理了,合同砸了的話,我活剝了你。”

  “愛咋咋地吧。”誠掛斷了電話,掐滅了煙頭。

  繼續撥號,356…絳遲疑,然后返回,絳…返回…深呼吸…絳…撥號…飛快的掛斷…返回…

  嗤…他輕笑著,看著手機的屏幕,女人嘛,不就是女人嘛,昂?他的嘴翹起來,笑的開懷,對啊,只是一個女人而已嘛,想她作甚…想…她作甚…

  他努力的翹起嘴角,想要微笑,可是…想她…作甚?那嘴角終于不受控制的向下裂開,眼淚砸在屏幕上。

  巧克力…是巧克力的味道,想念…卻不敢面對不敢見…是淚水的味道,很苦,很咸。

  …

  車里,陽光照著半個座位,誠放下車窗,抽煙。

  打開收音機,里面有歌曲:“后來的我們沒有走到一起,哪怕我多年以后還愛著你,我以為時間可以把你忘記,可是我始終騙不過自己…”

  誠的手一抖“靠,什么破玩意”罵了一句,恨恨的關了收音機。

  心里繼續罵著:“不愛聽什么偏放什么,一把火點了驢的廣播臺。”

  微信叮的響過,打開看,是老同學的消息。

  “誠,我這有絳的消息。一頓飯。”誠的手一揚,煙頭啪的彈到不遠的垃圾桶上,撞擊之后,煙火飛。

  “行,說。”

  “在市政府下屬的一個單位做企業和政府的聯絡員,很牛的樣子。我聽說你打了那個胖子之后,那胖子沒多久就被抓起來了,絳在公司里那是一路高歌勐進,一年一個新臺階,臥槽那速度,趕上火箭了。”

  “,挑要緊的說。”

  “還單著。就在政府大樓工作,現在也是有級別的領導了。辦公室在哪想知道不,兩頓飯我告訴你。”

  “你是要把我吃窮么?不想知道。”

  “你們倆也沒啥大事,有啥過不去的,這么些年不聯系,不就是你打了人,又和她分手了么,那個挨打的,我聽說后來因為瀆職貪污,判了十來年,現在估計還在牢里賣菊花呢,絳取代了他的位置,現在混的相當不錯的。”

  “你不懂。”

  “不懂,你因為她打人,她為了你差點離職,不過后來峰回路轉,竟然把那胖子給折騰進去了,這是好事啊,你倒好,回頭就不聯系人家,我們家那口子總說你小子是狼崽子,真特么蛋。本來都是為著對方做的,錯對不說,心里該有啊,哪有你們這樣的。再說了,多好一姑娘,清純漂亮,還那么端正,妥妥的淑女啊,你說你還挑什么呢?”

  “呵呵,你說的太特么對了,清純,端正,淑女,哈哈哈哈說的真對,還有么。”

  “沒了,人家應該是沒忘了你,一直單著,你看著辦。對錯都過去了,就別撂著了,我告訴你,撂高了可就飛蛋打了。追她的人現在據說可不少呢。”

  誠把手在子上蹭蹭,怎么這么多汗,對于過去,自己究竟能不能放下,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每一次午夜夢回,總是一身冷汗。

  對面微信消息又發來:“你倆別耗著了,看著著急。”

  “公公急啥?”

  “喝喜酒,我,你說我是公公,老子兒子都會打醬油了,你趕緊的吧,我把她聯系方式給你,我和你說,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你看看絳,要學歷,有,要牌面,有,要能力,更有,關鍵是,也算得上賢良淑德了,你就別墨跡了,趕緊的,好姑娘現在可不多了。”

  “賢良淑德?你知道個。好了,我有她電話。”他打完字,整個身子都癱在了座椅里面。

  擰開收音機,歌曲早就播放完畢,傳來的是單田芳沙啞的聲音:“話說天下大事,分久必合…”

  …

  絳吃掉了手里的冰凌,看著誠吃吃的笑,誠一臉懵

  她的手指指著衣服:“哈哈,懶洋洋的便便掉到了衣服上,哈哈哈…”誠憤怒的打開絳的包,掏出紙巾挨個擦,卻怎么也擦不掉了,那顏色已經浸入紋理,絳依舊在旁邊哈哈的笑。

  他索不擦了,看著絳:“小仙女總淘氣。不早點說。”

  嘿嘿,她笑著,說:“回頭我給你洗。洗干凈就好了,我想和他們去玩了。”

  看著女生撒嬌的樣子,他的氣頓時就沒了:“你要給我洗一輩子衣服,就讓你去玩。”他用手點了點她的額頭。

  絳一偏頭嘟著嘴:“哼,才不要,我要你給我洗。”

  “那…白裙子可以,小衩你也要我洗?”

  “呸,臭氓…”女生舉起了小拳頭,卻被他一把抓住,拽進了懷里。

  …

  他從水里提起那件襯衫,星星點點的斑痕帶著水光。

  他瞇著眼,嘴里的煙頭一顫一顫的,鼻子里出白色的煙霧。

  “不洗了。”衣服被隨手扔進了洗衣機,他轉身離去,片刻之后,人又回來,撈起來,擰干,到陽臺上掛了起來。

  衣服在風里晃,他叼著煙瞇著眼,看了良久。

  衣服是洗不干凈的,染上了就是染上了,那斑斑點點的,就是曾經的痕跡,可是人呢,心干凈和身子干凈,究竟哪個才算是干凈的呢。

  我愛的…究竟是哪個絳呢。

  一完,誠把那件襯衫團吧團吧扔進了垃圾袋,在煙,又從垃圾袋里掏出了那件衣服。

  …

  政府大院大門,門房大爺姓秦,正和誠聊的實,不知道的還以為一老一少認識多少年了,其實只認識了十五分鐘。

  誠著煙,聊著天,眼睛卻一直在瞄著辦公大樓的大門。

  秦大爺正說著人老了,總感覺身體被掏空,補腎得吃點什么才好的事情,口沫橫飛,突然發覺誠在那僵住了,就好像身體里被植入了什么意想不到的東西。

  女生已經成為御姐,一身正裝,走過門房的時候習慣的和秦大爺打招呼:“走了秦大爺。”

  秦大爺這邊就直了,笑的都差聲了,一邊點頭一邊嘿嘿的應著:“嗯嗯,慢走慢走。”老爺子是真的希望女人慢走。

  御姐回應秦大爺,微笑著點頭看過來,入眼的卻是一個手里掐著煙頭準備在煙灰缸掐滅,渾身都像機器人一樣僵直的男人。

  她抬頭,他回頭,白色襯衫的后背,一攤澹澹的巧克力顏色那么明顯。

  …

  女人在前面走,小步子邁的飛快,男人在后面跟著,亦步亦趨,絳勐然轉身,身旁車如水,誠沒剎住,差點撞倒她身上。

  “別跟著我了。”

  “嗯。”“你說的,我們倆沒關系了。”

  “嗯”

  “所以啊,還跟著我干嘛。”

  “那個胖子…”

  “死磕,沒干過我…”

  “呵,我多嘴,就不該問。”

  “我知道,你該是什么都知道了,所以,誠,是我對不住你,所以,我其實配不上你…”“可是這件衣服洗不干凈,你得負責吧。”誠揪著衣服給她看。

  絳噗嗤笑了。

  時間是好東西,有些事情,隨著時間也許就可以釋懷了,哪怕那衣服再也洗不干凈,可是穿在身上,還是曾經的感覺。

  “衣服洗不干凈,人也一樣,你還要嗎?”

  “嘿嘿!”誠點頭。

  “我們沒有可能了的,這么久了。感情都淡了。”她收起了笑容,依舊執拗,一邊說著,一邊繼續朝前走著“所以,你不用在我身后跟著了。”

  誠站在原地,有些愣,有些冷,身上的襯衫包裹著一層汗,他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

  “我知道,我知道感情不能失而復返,可是,你看,我穿著這件衣服,還是很好啊,雖然有瑕疵,但是合身啊,所以,你就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么,讓我…再愛你一次…”他旁若無人,他大聲的喊了出來。

  她的腳步緩了一下,卻沒有停下,也沒有想傳說中的那樣。

  轉過身,看到身后的那個男人,只是伸出手,兩手指在空中搖擺幾下之后,快步小跑起來。

  誠看到她的手抬起來,似乎是在捂住嘴?嗯,誠想自己明白了。

  勝利…哈,我贏了。

  嗯。

  再愛一次。

  小公狗,追。

  【完】  wWw.BMaOXS.cOM
上一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一章 ( → )
一個女人的故堂宴(毒藥·民國香滟coco的冒江南舂色男人和女人的大話天鵝湖媳婦的蛻變女友佳琳賢妻綠公滛記我的表妹小雅
八毛小說網為您提供由龍騰最新創作的免費熱門小說《肥水不流外人田》絳與誠及肥水不流外人田最新章節絳與誠在線閱讀,《肥水不流外人田(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免費熱門小說,請關注八毛小說網(www.gpjrqg.tw)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