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欣》第二十六章知莫若夫全文完及《梁欣》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毛小說網
八毛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毛小說網 > 熱門小說 > 梁欣  作者:河西怪杰 書號:48756  時間:2019-6-18  字數:9035 
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知妻莫若夫(全文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這次,自作聰明的王志明,確確實實打錯了算盤。

  隨著高家河老村長的及時報案,又趕上全國公安系統開展打擊拐賣婦女兒童活動,縣公安局領導十分重視,老王原計劃把梁欣的孩子騙出來,將孩子托縣城的地痞王小二,賣給河南的人販子,同時自己鋸斷高家河鐵索橋的橋板,摔死梁欣,報仇雪恨。

  那料還沒三天,縣公安局在鄉寧去臨汾的路上,救回了梁盼,逮捕了人販子河王小二。一審一查,王律師的最惡計劃,全部餡。很快,縣法院就以故意殺人罪,拐賣兒童罪判處王律師死刑,心懷鬼胎的王自明,自己將自己送了斷頭臺。

  事情全清楚了。

  此時,心中不安的除了夜守護梁欣的秦,老村長,還有二三百口的高家河鄉親們。為給高家河村辦學,人家妮子受了一癥,而今,又為咱高家河村爭地,搭上了自己的一條命。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高家河的老村長,秦,以及鄉親們,幾乎每個人都找了縣醫院的大夫,千囑咐萬叮嚀:“你們想辦法救救梁老師吧!她可是我村的大恩人呀!”

  老村長雖知道,病人不光摔破了頭,摔斷了腿,而且還傷及了內臟和大腦。情況十分危險。但他不敢告訴大家。不管大夫護士如何努力,跌澗摔傷的梁欣,一會清醒,一會糊涂。糊涂時,酣然大睡。

  清醒時,一遍遍呼喊著兒子的名字,聲音沙啞:“盼兒呀,媽對不起你,是媽連累了我娃呀!兒呀,兒呀…”

  兒子平安的回來了,可他媽的病情加重了。近兩三天,梁欣一直閉著眼睛,只有氧氣瓶的滴管不斷冒泡,證明梁欣還在呼吸,小梁盼白天黑夜守在他媽的頭,不顧醫生,護士,老,小姑的勸阻,一遍遍的呼喊著媽媽,拉拽著媽媽。

  大伙都為這苦命娃惋惜,希望梁欣能起死回生,轉危為安。短短幾天,縣醫院簡直成了高家河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來了一伙又一伙,來了一隊又一隊,大家都站在特護室門口,隔著玻璃,淚水汪汪的打量著面色蒼白,斜靠病榻的大恩人,尤其是小學生娃娃,他們排著隊,輕輕的輕輕的走過,生怕驚醒睡的老師,默默的念:“梁老師,我們想念您…!”說來也怪,梁欣跌澗摔傷的第八天早上,她突然清醒了。

  那天黎明前的三點來鐘,老累了一天的秦和仙云和衣趴在病邊睡著了,整個病房靜的出奇,地上掉一針都能聽到聲響。唯獨梁盼,一手扶著母親,一手拉著她的胳膊,目不轉睛的望著躺在病上的媽媽。

  “姑姑…快,快,我媽睜開眼睛啦!”

  “撲”一下,仙云即刻睡意全無,霍的站了起來,趴在姐姐的頭“姐姐,你…終于醒了,可嚇死我啦!…”隨著仙云的大呼小叫,大夫,護士,秦,老村長,呼的全圍了上來。

  梁欣吃力的微笑著,看了看大伙,又暈了過去,眾人們又忙活起來,天大亮了,太陽升起來了。

  縣醫院梁欣的病房內,仍同以往人來人往,八九點鐘,梁欣又醒了,這次她沒暈過去。

  “村長大叔,秦,我不行了…你們給我辦幾件事…”

  老村長面帶苦笑:“梁老師,你行,你能住,沒事,躺幾天…就好了!”

  梁欣搖了搖頭,她吃力的欠了欠身子,想趴起來,末能如愿,又躺了下來。

  “我死后,你們先把我送回樂昌,我的事你們慢慢就知道了,…我沒媽了,你叫他爸爸堂堂正正的把我娶回家,我給他家生了一個兒子,沒功勞,也有苦勞…”

  秦含淚點了點頭,接著,她又瞅著老村長;“大叔,我求您,先把盼盼帶到洪,把兒子和我鎖在抽屜里的記本,一同交給省路橋公司的老總,劉浩,那是他爸爸…”

  老村長擦了擦出的眼淚,說:“梁老師你咋不早說…”

  梁欣苦笑著搖了搖頭。

  “仙云,仙云,…”

  仙云撥開人群,走到姐姐跟前。梁欣:“妹子,你回去,別開飯店啦!到咱學校教書吧!咱山里娃…耽誤…不起!”

  梁欣說著,吃力的咳嗽起來,一股股鮮血,順嘴而出,醫生和護士連忙擦拭。

  好久,梁欣了一口氣:“盼,媽的挎包里,有用你的名義…給你爸爸寫的一封信,你抄一遍,…給了他,記住,別寫錯別字,…你爸爸脾氣怪…!”

  小梁盼大人似的點了點頭。

  “盼,媽不行啦!…再不能管娃啦!以后跟著你爸,…要聽你爸你姐的話。要聽…”

  梁欣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弱,最后頭一歪,那雙拽著兒子的手,慢慢的垂了下去。

  “姐姐,”

  “媽媽,”

  “欣欣”

  “梁老師。”這回不管仙云,梁盼,秦,老村長如何喊叫,梁欣再也醒不過來了。

  “蠶到死絲方盡,蠟燭成灰淚始干。”

  ----

  反正,我是下定了決心,梁欣死后,高家河眾鄉親請求,臨汾地委追認她為烈士,并且號召全區人民向她學習,讓其遺體葬在烈士陵園。

  可她是我,我不能一錯再錯,讓她離開我,我要把她葬在我家墳地,讓她永院和我在一起。決不能讓她再漂泊,作那虛無漂渺的孤魂野鬼。這樣,一時遵了亡燕茹的遺愿,二是應了我一家的人的誠心。

  再者,她生前沒名分,死后我劉浩一定要給她,否則,于心不忍,天理不容。

  可是,最后…將近一年,事情總算有了眉目。我夜思念牽腸掛肚的梁欣,明天就要起靈,從樂昌搬回南堡了,今夜,我一個人呆呆的立在院里,仰頭望著黑黝黝的蒼穹,忽明忽暗的繁星,心如麻,說不出是悲是喜,是苦是甜。

  次,真像過年一樣,天還沒亮,萍萍,盼盼,紅莉和我,一家人開著從公司借來的長安面包車,上路了。

  一路上大伙心如墜鉛,沒人說一句話,沒人吭一聲氣。就連萍萍剛周歲法小兒子,也像懂事似的,不哭也不鬧。撥撥郎郎的搖著頭,靜靜的躺在他媽的懷里,一會兒看看這個,一會兒看看那個,并不時伸手摸著母親垂淚的雙鬂。

  我們的車還沒到,梁欣的墳前,早已圍了一大群人。楊支書,楊,服役返家的民民和他新婚不久的青海子,以及樂昌鎮前來幫忙的父老鄉親。大家早把梁欣墓前的土鏟開,扔到了一邊,等候我一家開窯搬尸了。快到墳前,我把車還沒停穩,萍萍把孩子往紅莉的懷里一推,也不管他哭不哭,拉著盼盼跳下車,像瘋了一樣的朝前跑去。

  “小姑,媽…”姐弟倆哭著,喊著,踉踉蹌蹌向母親的墳前撲去。梁欣墳前,大伙七手八腳的拉著這對年紀相差如同母子的姐弟倆。

  “好娃哩!別哭了,吵的你媽不安寧,讓她靜一會吧!”楊一手拉盼盼,一手拉萍萍,勸阻姐弟。

  “小姑,姑媽,媽…千不該,萬不該,你女兒寫那東西…是我害的媽回不了家,萍萍后悔,萍萍后悔…姑媽。媽呀。媽呀…”

  萍萍哭癱在地上,嗓子都哭啞了,仍在嚎,楊支書站到萍萍身后,兩手把萍萍一抱,妮子別哭了,天不早了,咱還是燒香起靈,讓你小姑,不讓你媽早些回家,安息吧!盼盼手扶窯門,哭著喊著要媽媽,誰也啦不起來。遠處,我和紅莉抱著孩子,站在煦煦嚷嚷的人群外。

  “欣姐,你妹子十幾年為了個啥呀!”紅莉念叨著。

  她早想哭,五次三番的要把孩子給我,可我推推她:“莉莉,咱倆今天都別哭,咱一家都哭,咱這事還咋辦哩!”

  話雖如此,但我的淚水咋也擦不干。

  雨后的太陽升起來了。汾水之畔的清明,一掃昔日的霾,霞光萬道。蒼穹如洗。西崖下的靑草,經過去冬瑞雪的滋潤,綠芽點點,大道旁微風吹拂的楊柳,雖沒出新葉,可早已顯出翠綠和淺灰。啊!臨汾盆地,一年一度的姑娘,天喜地的回來了。

  隆重而又悲愴的起靈儀式開始了。

  墳前,萍萍和盼盼跪在最前面,隨后是我和抱著孩子的紅莉。民民和他新婚的子跪在背后,其他梁欣相好的同伴與姊妹,跪了一大片。楊蹲在墳側掩面而泣。楊支書先從墳前的長條桌上拿起一長香,在桌上著火的白蠟燭上點著,遞給身穿孝服的姐弟,娃,你倆把這香在墳后,告訴你媽,你爸接她回家哩!

  接著點了一張紙,很快,你哭我嚎成一片。點好香燒完紙,我站起來,順著哭著喊設的大伙讓開的路,手拿砌磚用的跑錛和瓦刀,緩緩的向墓門走去。朝思暮想,苦等靜盼,夜思念的恩人,愛人,心上人,別了,我再也見不到你了,眼下,我只能見到的是蒙塵披垢的靈柩以及靜臥棺中的凄凄白骨。

  別看這十幾步,平平坦坦,我覺的每一步都像攀崖爬山,步履艱難。墓門前我雙膝跪地,手舉跑錛,向七橫八豎的堵窯磚敲去。

  棺材打開了,梁欣身上的衣服見風就爛。一具白骨平鋪棺底,撿骨的是我,擺骨的是她兒子梁盼和只比她小三歲的女兒萍萍。紅莉,楊支書,楊以及鄉親們圍了一圈。

  這會,大伙瞪著眼,屏著氣,看著我們父子,有紊不的在一旁的小柏木棺里,小心翼翼的移挪著親人的遺骨。紅莉站在一旁,懷抱著萍萍末周歲的兒子,不停的吩咐萍萍和盼盼;“輕點,萍萍,別摔著你姑媽…盼盼,擺正一點,你媽一輩子就是一個周正人,愛干凈,愛講究…”

  彎俯身的楊,伸手摸著棺底的棉花,吩咐老村長:“他爸,你把咱家的棉花再拿點,娃改的遠了,別咯著孩子…”

  撿完骨骸,紅紅的太陽已升起一桿子高了,清明后的太陽,不但有了光氣,也有了暖力。照的人背上暖烘烘的,像背了一盆火。釘好棺木,裹好紅綾,大伙正要幫我們抬靈裝車,突然,一聲尖叫哭嚎自遠方響起;;“放下,放下我姐…!”

  大伙聞聲抬頭,只見西崖旁的大路上來了一輛大客車,呼呼啦啦的下來足有幾十個人,跑在最前頭的仙云像一只瘋了的獅子,連哭帶喊。后面緊跟著秦,老村長,以及高家河的男女鄉親,老村長振臂高喊:“先放下棺材,先放下棺材,人不能抬走!”

  去年清明,我到高家河村領兒子,仙云就和我開了一戰,最后還是秦出面,我才把兒子領走。為這事,紅莉和仙云,了一個不愉快。怕誰,就是誰,怕啥,就有啥。我們全家,誰也沒有料到,要緊三關,高家河人了一杠子。就在梁欣墳前的西埝下,高家河人和我進行了一場針鋒相對的舌戰。

  首先開口的還是仙云,幾年不見,這妮子真出息了。她輕蔑的把嘴一撇:“姓劉的,我說人不能占了便宜順桿爬,人心不足蛇象。兒子你領走,這事俺姐的囑咐,我沒說的,可今天搬我姐,你為啥不通過俺高家河人,當初我姐要愿意跟你,為啥讓我們把她送回樂昌。”

  答腔的當然是紅莉:“仙云妹妹,姐不跟你吵架,咱姐的血書你也看了,記本你也翻了,…俺這樣作,也是遵照姐的遺愿,讓她葉落歸哩!”

  秦一手抓住盼盼,一手垂在前額的銀發,說道:“妮子,我今天說句倚老賣老的話,雖說樂昌鎮是欣欣的娘家,是楊支書,楊把她撫養成人,可她也在俺高家河住了八九年,俺們也是娘家人,你們要搬俺閨女,這事你們是提過,可我們并沒答應呀!我敢說,要是俺閨女在,我老婆子不發話,她絕不敢走!”

  萍萍聽完秦的話,略一沉思:“,你是長輩,我不能說您說的沒道理,你們照顧了我姑媽,照顧了我弟弟,我一家感激不盡不過,我姑媽咋說也是有家有舍的人,我全家那能讓姑媽在這里埋孤墳…,您說對嗎?”

  萍萍還沒說完,高家河村的老村長打斷了她的話:“妮,俺們都是成年人,都知道啥事該咋辦,你姑媽是為俺高家河的事壯烈犧牲的,俺全村人不能對不起她,自她走后,俺高家河幾百口人,就在她遇難的那修橋建陵園,我們要祖祖輩輩祭奠,世世代代懷念,你能說我們做的不對嗎?”

  紅莉和萍萍仍不服氣,我擺了擺手“大伙都別說了,事情全是由我而起,俺對不起梁欣,對不起她媽,俺有個請求,讓我和梁欣舉行一次婚禮,她為俺老劉家苦守了十年,生兒育女,是俺老劉家的有功之臣。讓我這良莠不分的糊涂人,也給她一點補償,安慰安慰自己的良心吧!”

  話沒說完,頭一暈,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當我睜開雙眼,已經躺在樂昌醫院的病上,萍萍,盼盼,紅莉,仙云,楊支書夫婦,老村長,秦好多人圍在邊,萍萍和盼盼一人拽著我的一只手:“爸,你醒了…”

  楊支書擠到邊,說:“劉工,我和老村長商量了,我們答應你的要求,…但是,這個婚禮…必須在高家河舉行,因為那也是她的娘家,我們在娘家發落閨女,是俺這的規矩…”我看了看紅莉,她點了點頭,后瞅了瞅萍萍,她也點了點頭,看來,事情只能這樣了。

  -----

  明天就是四月十八了,這天既是梁欣的生日,也是她遇難的日子,還是她和我結婚的日子。

  過了今晚,我既要同她結婚,又要將她安葬,都快半夜了,盼盼和萍萍以及她那末周歲的兒子,全部入睡,家里只有紅莉一個人在外屋忙碌著,我一個人呆呆的坐在桌前,看著妮子忙碌的背影,連自己也不知心里是啥味?要說她,并不像仙云在高家河村接盼盼時罵她的那樣,忘恩負義,鳩占鵲巢。她想什么,雖然她嘴上沒說,但我一清二楚。

  九年了,我家確實是多事之秋,梁欣出走,萍萍念書,我一瘋就是四年,她為了報答姐姐,既要照顧我,又要供萍萍念書,任勞任怨,復一

  萍萍上大學的第二年暑假,她為了給妮子郵生活費,不但拿出自己的積蓄,而且還偷著到醫院賣血,要不是事后縣醫院工作的同學告訴我,我真不知道,那次紅莉賣完血,暈倒在醫院的走廊里。后來,萍萍大學畢業,找對象結婚,因我在病中,所有一切,都是與萍萍同齡的紅莉辦的,扯衣服,買嫁妝,一切有紊不,井井有條。

  姑娘出嫁后,她為了讓萍萍安心上班,請假在家,伺前伺候,一直到我瘋病全愈,好幾年不掙一分錢。

  作人難,作女人更難。屈指細算,一個女人風華正茂,如花似玉的年華,能有幾何?曾記否,紅莉二十三歲那年,上大學的萍萍,在太厡給紅莉找了一個對象,想不到挨了紅莉一頓數落:“攆我走,你爸誰管,家里誰管,你媽走的早,我再甩手一走,咱家能不垮嗎?將來你小姑回來,我咋代。別勸我,你小姑一天不回來,你莉姨一天不嫁人,你小姑這輩子不回來,你莉姨就當一輩子老姑娘。”

  后來,我也試圖勸過紅莉,她狠狠的把我頂了回去:“我說浩哥,你大概是吃了撐的吧!別人笑話我,我不生氣,你也跟著湊熱鬧…別忙著給我找家,你先給你找一個,省的俺姐倆再守你!”

  自從盼盼接回來后,一種深深的負罪感,沒明沒黑的籠罩在我頭上,我又和以前一樣,茶飯不思,益消廋。 形容憔悴,鬂生白發。

  一看到盼盼,我就想起了梁欣。尤其是黑夜,只要一閉上眼睛,活生生的梁欣,就站在我的面前,仍然是原來那個樣子,面若桃花,亭亭玉立。雖然我也曉得,人生不能復生,但嘴說不過心。不管紅莉和萍萍咋勸我,我就是轉不過那個彎。

  那天夜里,可能都快十二點了,我一個人躺在上,看著梁欣和燕茹的遺像,咋也睡不著。

  剛拉滅燈“他爸,咱倆商量個事?”

  說句心里話,萍萍媽去世快十年了,沒有女人這么叫自己,也沒有一個人用晉南人特有的子對丈夫口吻,跟我說過話。

  我扭過臉,拉開燈,原來是紅莉。這么多年來,雖然她時刻在我家,我從末發現紅莉這么俊巧。這么漂亮。上身棗紅色的翻領衣,緊恰合身,顯的妮子身子更加苗條,前更加拔。倆子像仙桃,出。下身深藍色的牛仔,勾勒的她大腿豐,小腿細長,部上翹,曲線優美。

  “啥事嗎?你說…”我坐直身子,同她并肩坐在沿上。

  “為了盼盼,為了我姐,咱倆…咱倆結婚吧!”

  紅莉把臉扭到一邊,喃喃的說。

  “哈…哈…”我苦笑了一下“莉莉,你今天咋啦…你多大,我多大,你才二十出頭,我都快五十啦!我這破車子不能擋你的好路,耽誤你的靑…”我說。

  “浩哥,我看是你這公司老總,高級工程師,嫌我丑配不上你吧!你大我小,咱國家婚姻法沒寫你五十,我二十,不能結婚吧!況且,你也沒有五十,我也不是二十,這咋不行?…欣欣姐對你好,她已經走了,你要愁出個三長兩短,盼盼咋辦?你要再娶一個,你敢保證她對盼盼好嗎?”

  紅莉看著我,神情嚴肅,一字一句。

  “紅莉,當哥的也說句心里話,你還年輕,路還很長,你念你姐的好,照顧我,關心我,為我一家跑前跑后,我感激你,女兒兒子感激你,我全家報答你,天經地義,但和你結婚,我連想都不敢想…”我開誠布公,有啥說啥。

  “浩哥,我也鄭重的告訴你,你一天不成家,盼盼一天沒人管,我一天不嫁人,直到盼盼長大…”

  紅莉說話,不慌不忙,字字千鈞。臨出門,紅莉囑咐我:“浩哥,現在擺在你面前兩條路,一條時咱倆結婚。另一條是盼盼歸我,我走到那帶到那,省的你高工后娶繼母,待我姐這沒媽的娃!”

  沒待我答話,紅莉摔門而去,把我一人孤伶伶的擱在了屋里。

  從此以后,紅莉就讓盼盼叫她媽,孩子穿衣吃飯,上學回家,她事事在意,處出關心,儼然是一付母親模樣。加上盼盼嘴甜,一口一個媽,若不知內情,還真以為盼盼就是紅莉生的。

  -----

  “房花燭夜,宵值千金。”

  我雖今天結婚,房內,紅燈,紅燭,紅被紅褥,紅家具,妹代姐嫁,新婚燕爾,可我咋也高興不起來。將近十點了,子紅莉還忙著招呼我的新朋舊友,她的結姊妹。我偷偷回屋,一股坐在沙發上,靜瞅屋頂天花板,白的情景,像走馬燈似的在我面前,周而復至,來回轉悠。

  梁欣的喜房,就在她生前居住地——云欣飯店。那間屋,自她去世,善良勤勞的秦,再忙都要清掃擦洗幾遍,桌上的筆筒,看多的小說,讀過的報紙,都和過去一樣,干干凈凈,齊齊整整。這個房子,墻上除了原來的幾張獎狀外,只多了一張用她參加縣優秀教師表彰會光榮照加工的婚紗照。整個房間,似乎沒有多大的變化。

  親時,彩旗飄飄,鞭炮齊鳴。在鑼鼓喧天的喜樂聲中,崔紅莉身披婚紗,懷抱姐姐的婚紗照,從姐姐的喜房內,緩緩而出。無論誰,嘴說不過心,沒一個人高興,沒一個人歡樂,不管咋,個個眼淚打轉,但誰都沒哭出來。

  典禮前,秦摟住盼盼,只一句:“無娘的兒呀!”

  馬上,就把這本身毫無喜悅的婚禮,蒙上了一層悲愴的色彩。這時,紅莉緩緩的走到秦的跟前,深深的鞠了一躬,騰出一只手替抹去臉上的淚水,拽過盼盼,情真意切的說:“放心吧!,從今天開始,我就是盼盼親媽…我以后替我姐姐孝敬您,我和仙云我姐一樣,您就是我的親。”說完,一手托著姐姐的照片,一手拉著盼盼,步履沉重的走向我們的婚車。

  后晌,參加梁欣葬禮的人,可比上午人多的多了,廣場,山坡人山人海,密密麻麻。靈棚內外齊刷刷的站著新老師仙云與她幾十名頭系素綾,臂黑紗的小學生,縣市領導,報社記者,電視臺采編,轟的來了幾十個,各式各樣的大小轎車路上,擺了一大溜。五顏六的花圈,挽聯懸匾。圍著靈堂,擺了一大片。

  追悼會還是老一套。高家河老村長主持,樂昌鎮楊支書致悼詞。爾后,縣市領導講話。我頭嗡嗡的,啥也沒聽清。倒是梁欣靈棚外,省書法家柴峰先生的行書挽聯:“憑良心作事,蒼天在上,為眾人活著,萬古芳。”

  點點蒼勁,字字狂舞,獵獵作響,活靈活現。加上靈堂倆側的大啦叭,播放著根據古詩《相見時難別亦難》改寫的悲歌,使人雖在初夏,但脊背涼嗖,骨僳然。

  簡短的儀式后,在那神泣鬼哭的哀樂聲中,身著孝服的萍萍和盼盼抬母親照片帶路,我和紅莉,仙云,老村長,楊支書,秦,扶靈在后,八個年輕后生抬著靈柩一步一步的向村外走去。一路上,除了哭聲,還是哭聲,除了悲痛,還是悲痛。領導,村民,學生,鄉親,浩浩,緩緩而行。

  我們將梁欣安葬在她遇難的管芩山山,路旁一溜靑石階直通墓地。此處雖山崖陡峭,但蒼松翠柏,郁郁蔥蔥。墓窯坐北朝南,頭枕靑山,腳蹬平川,是高家河村又名的風水寶地。墓前,兩米來高的靑石碑上,撰刻著地委書記徐生嵐親筆題寫的鎏金大字:《梁欣烈士之墓——高家河全體村民敬立》。

  現在,梁欣遇難的鐵索橋早沒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單孔拱形鋼筋混凝土公路橋。倆頭各臥一塊紅白相間的巨形花崗巖。一端撰刻著書法家徐剛先生的草隸大字《良心橋》,另一端是書法家柴峰老先生的題詞:“憑良心作事,靑天在上,為眾人活著,萬古芳。”

  真沒想到,高家河2007年安葬梁欣以后,每年四月十八,前來掃墓的人絡繹不絕。后來,鎮政府把這天定為高家河廟會,取名“良心會”意思是前來趕會的人們,必須面對橋頭石碑,深刻反省自己,作事是否違背了良心,不來“良心橋”即刻,災星臨頭。若作善事,馬上延年益壽。

  不管咋,這塵世上,都想做有良心的人。都害怕別人說自己沒良心。這個廟會,開始是一天,后來成了三天。而今是七天。近幾年,隨著高家河煤炭工業園的擴建,一過四月初十,高家河就熱鬧了,南客北商,往來幾十里,甚至幾百里,都來參加廟會。縣蒲劇團,地區蒲劇團,每年都要來唱幾天大戲。

  要說,今年四月十八,比往年人多,熱鬧,這是事實。因為一則今年是梁欣遇難十周年,二則,由省作協主席張平先生根據梁欣事跡創作的蒲劇現代戲《問心無愧》在此舉行首演式,主角是地區蒲劇院全國梅花獎獲得者宋秋玲。

  和以往一樣,凡來趕會的人每個人都要對梁欣的墓碑鞠三個弓,在梁欣的墳前放一朵白花,一表示自己對梁欣烈士的悼念,二表示自己也是有良心的人,作事沒有喪良心。瞬間,群花遮墳,銀裝素裹,咋看都像梨飄香雪,梅開二度。

  俗話說:“知莫若夫。”這好幾年了,我仔細一遍遍的閱讀梁欣留下的所有記。那里面,只詳細的記錄著,她在高家河這幾年,村里,鎮里,縣里,以及各位父老鄉親,對它的幫助和鼓勵。

  每件事每句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恩圖報,良心至上。記中,她雖沒有把恩民情寫入字行,而將其溶于其中。言行舉止,點點滴滴。為之而行,為之而作,為之而思,為之而奔。

  這不由使我想起了一位詩人的名句:“有的人死了,他仍然活著,有的人把自己的名字刻上石頭,但絕不會芳千古…”

  掩卷沉思,感概萬千。啥叫良心,良心是啥?沒良心,有良心,壞良心,昧良心,這話雖被人們常掛嘴邊,但誰能說明,有良心,與壞良心的分界,昧良心與壞良心的范疇。

  誰能說清良心是啥東西!

  【全書完】  wWW.bMAOxs.Com
上一章   梁欣   下一章 ( 沒有了 )
游龍傳肥水不流外人一個女人的故堂宴(毒藥·民國香滟coco的冒江南舂色男人和女人的大話天鵝湖媳婦的蛻變女友佳琳
八毛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河西怪杰最新創作的免費熱門小說《梁欣》第二十六章 知妻莫若夫-及梁欣最新章節第二十六章 知妻莫若夫-全文完在線閱讀,《梁欣(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梁欣的免費熱門小說,請關注八毛小說網(www.gpjrqg.tw)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