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債》第34章番外:往后的生活二及《還債》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毛小說網
八毛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毛小說網 > 耽美小說 > 還債  作者:扁扁 書號:48754  時間:2019-6-17  字數:13889 
上一章   第34章、番外:往后的生活二    下一章 ( 沒有了 )
  男人眼神潤地昂起頭顱,享受著對方的吻。軟軟的舌頭從喉結一路掃到他微微冒出些胡渣的下巴,留下曖昧的水痕,男人的喉頭溢出哽咽而舒暢的嗚咽,感的肌膚因濃重的情而蔓延上瑰麗的粉

  他不由自主晃動自己的肢,去蹭動對方湊上來的硬實塊,耐不住任何刺的紅潤冠頭,每每擦過青年莖皮上的筋絡,都會激動地吐出亢奮的粘,繼續潤滑雙方的柱。

  “叮咚叮咚…”擾人的門鈴聲不明事理地繼續叫囂著,男人開始溢出熱淚的雙眼飄向大門的方向,圓滾柔韌的股還在妖嬈地扭動“有人…嗚啊…”“都扭得那么厲害,還有心思去管外頭的人…”青年氣息重地頂男人的起,用自己碩大的頭去戳刺男人柱體下方的暴漲囊袋,積攢著千萬生命種子的結實團,被蹂躪得變形腫,只得妥協般地把已然藏匿不住的粘一點點往外頭排出。

  “嗚…”男人用手臂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變調羞叫會被外頭的人聽見,如鐵塊般灼熱的東西把可怕的溫度傳達到他的分身上,燙得他幾乎快撐不住自己的身體,汗的翹乏力地企圖抵在桌子上減輕身體的負擔,孰料仍然包裹著鮮果子的嘴也因此而碰到了堅硬的桌沿,被遺忘的棗兒立即不地往道的更深處擠去。

  “噫…”男人登時尖銳地喊叫出聲,顆粒頗大的果子劃過他柔的壁,囂張地刺著他不堪一擊的前列腺位置,陡然發的快燒遍他全身每一顆孔。

  他發現了這樣的頂能夠給予自己更深層的愉悅。

  他忘乎所以地把部一次次往下沉去,重重地坐到被自己體溫烘熱的桌面上“啊,好舒服…嗚舒服…”焦躁的內壁被不斷翻滾的果子服侍研磨得痙攣快不已,咕滋咕滋分泌出的稠全都涌到外頭,淋了光滑的桌面。

  矯健的麥色體放肆地在愛人面前妖嬈扭動,緊窒的道十分熟練地收縮緊,夾緊里頭的異物烈翻動,饑餓地含研磨,舒到極點的媚洶涌奉獻出甜美的汁去澆灌為它帶來極致快的小東西,沉醉的男人,遺忘了自己先前的抗拒,享樂慣的體,相當懂得如何放開自我去追逐

  他大口呼出灼熱的氣息,半瞇的眼眸粘膩地瞅著臉上紅霞飛的青年,心臟鼓動跳躍得十分厲害,喉頭干渴非常。

  他意識混亂地盯住眼前的瓣,感覺那兩片紅潤瞧上去異常可口,好像好好吃…

  渾身都在動的男人,忽然主動勾住青年的脖子,在對方詫異的眼光下,上前含住一直惑他的水意紅。貪婪的男人住青年的下用力厚的舌頭一點點潤澤那瑰麗的瓣,而后伸入對方微張的口腔中,去觸碰柔滑的軟

  男人的吻技極其有限,略顯笨拙的舌頭膽怯而無助。

  他不知該如何去享用青年溫暖潤的口腔,僅有點點經驗讓他只會含住那軟舌

  此等慢悠淺淡的吻,簡直快瘋了楚毅書。

  他懊惱又兇狠地啃住男人的舌頭,急切地用力

  他發瘋般地搜刮男人因情動而泌出的唾下男人喉頭涌出的銷魂嗚咽。

  他不顧外頭仍在狂響的鈴聲,雙手箍住男人瘦的身,還用火熱充血的下體抵在男人同樣烈硬實的間,使力研磨蹭動,男人悲鳴地攀住青年的頸項,潤的口腔被對方的舌頭攪得一大糊涂,大量止不住的唾從被吻腫的嘴角溢出了,一波波酥的電從遭到頂的上顎擴散開來,幾乎卸掉了他所有抵抗的力氣,明明比青年要高壯強大的身體,卻只得隨著青年的動作晃動著,一點點往后躺向身后的餐桌。

  發狠狂躁的青年就像是餓了很久的野獸,從男人的瓣一路又轉回到突起感的喉結,用尖尖的虎牙去戳刺,留下一個個鮮紅的印記。

  “唔…怎么辦,好想吃掉你…不如把你進我的肚子里好嗎?”他把男人完全推到在餐桌上,掀起被汗水浸的衣衫,醉而兇狠的眼眸死死盯住那對鼓起腫,男人現下可觀的尺寸自然是他的杰作。

  他買了一整套的健身設備,讓男人沒事就去鍛煉身體,當然,訓練的重點是部。長時間的集中訓練讓男人的肌較先前又發達了不少,鼓囊囊地把衣服撐起兩座嘆為觀止的小山。腦的青年,握住兩團健美但不失柔韌的

  他秀氣的手掌當然是包含不住這樣的雄偉,沒關系。

  他的意圖并不是如此,貪婪潤的舌頭帶著粘稠的唾,在開始突起冒頭的尖上高頻次地掃動著,然后兩夾住使力,妄想出里頭并不存在的事物。

  “唔…不要…”男人啜泣般抱住那顆伏在自己前的頭顱。

  他無力對抗這種近乎羞的挑逗,疼痛的頭幾乎快被青年給出來。

  他遏制不住地痙攣搐,青年滾燙的火熱還在他的器上拼命摩擦,揪緊無法發出來的郁結在他下腹翻滾著。

  他顫抖低著,原本分開在兩側的長腿,勾住青年的身,仍含住三顆果子的股主動抬起,一下一下地去撞擊青年的下體,兩顆結實沉甸甸的囊,帶著黏黏膩膩的滑,響亮的拍打聲貫入了他的耳蝸里,幻化成一股綿密酥麻的電,卸掉了他的思緒和理智,甚至屏蔽了他的五感,連那煩躁的門鈴聲也變得不清晰,體內漸升暴漲的情,讓男人渾身戰栗不停,被果子撐得松軟的出一道道濃香的汁,彰顯了他此刻的渴求和不

  壞心的青年卻置他于不理,執意玩起充血的頭,兩顆褐色的果子早就被立紅,一層閃亮的唾把那地方滋潤得十分漂亮,的肌理上布了不知是一時不慎還是刻意留下的齒印和爪痕,被玩到了極限的體,根本就對于這種惡意的施舍不感興趣,男人半瞇眼眸瞅著青年,方才還揪住青年衣衫的手掌,竟然從對方的脊梁一路滑落到了白皙的瓣上,被汗水潤的大掌,急切地把青年的下體向自己。

  “唔!”青年吃疼地悶哼了一聲,但男人卻比他哼叫地更大聲,青年的兩團厚實袋一下子控制不住前傾的力道,撞在了男人淌的上,裹在里頭的棗兒立即劇烈滑動起來,瘋狂蹭過男人不堪一擊的感地,擠出了大量黏的在青年緊貼的下腹部,突如其來的強烈刺,使男人體內累積的快達到了可怕的巔峰。

  他竭力夾住青年的身,顫抖的腳趾痙攣蜷曲到幾乎發白的境地,感受著如同細菌入侵一般的電擴散到全身每寸神經,最終把剩余的那道防線瞬間擊垮。

  青年撐起身體俯視著陷入高中的男人,麥色健康的肌膚上剎那間散發出一種紅的瑰,那雙日常里平靜淡漠的雙眸填和癡,男人大張著舌急促息,那仿若溺水的魚一樣,呼出的氣息熱燙得嚇人。

  他全身都在烈地痙攣顫抖,連前的也在瑟瑟不停,腹間漂亮的肌因緊繃而顯出了感的溝壑,在汗水的滋潤下散發出瑩亮的光澤,但那些雄意味明顯的肌理,很快被一股股灑而出的白濁點綴出異樣的糜麗景象,蘊含千萬華的囊,拼命擠動,迫使硬的海綿體持續顫抖彈動,地打在青年的腹部,把腥濃的也灑在了那白皙完美的肌膚上。

  “怎么這樣就了…”青年以指尖刮掉粘在自己腹部的,用猩紅的瓣含入口中,感受充麝香味道的體融入自己的骨血中“那些果子得你舒服嗎?夠不夠填你的小嘴…”青年紅的臉上掛著意味深長的笑意。

  他動碩大可怕的,去觸碰男人甫過還不堪撥的潤頂端“還是,用這個會比較能夠足你?”

  男人的全身幾乎像是在水里撈起來一般,淋淋的,仍未閉合的鈴口猶在吐盡最后的一滴水,感得受不了任何的刺,青年滾熱堅硬的頭這么一戳,把戳得男人啜泣流淚弓起了身,麻木不仁的下體陡然抑制不住往上一頂一頂的,無奈再也不出任何東西了,男人只能頹然倒在餐桌上。

  “叮咚叮咚叮咚…”門外的那人還在鍥而不舍地意圖打攪此番的時刻,未間斷過的鈴聲,刺耳令人生厭。

  “啊,好煩啊,怎么辦,那人還不走…”青年皺起好看的眉頭,可笑地捂住耳朵,想藉此阻隔惱人的聲音“吶…”他撒嬌般俯到男人跟前,替男人去濺到下巴的臟污“不如你去叫他走好嗎?”

  男人覺得他可能因為過度而出現幻聽了,為何他會聽到楚毅書猶如瘋言瘋語一般的要求。“你在說什么…”不說他現在渾身邋遢不已,下身那個羞的地方還著幾個果子,這不是擺明在刁難他的嗎?男人咬瞪著趴在他身上的楚毅書,對方笑盈盈用熱烘烘的舌頭過他下巴冒起的胡茬“只是在對講機那里讓他走而已,又不是叫你出去…”青年突然頓住了,姣好的秀眉翹起來“哦,莫非你想讓他進來…”

  “你胡說什么!”男人扯了下青年的頭發,想把對方從自己身上推開,孰料青年使壞地抓了一下他萎靡的下身,才剛恢復了些力氣的身體登時又軟了下去,腹難受地搐起來,牽扯到后里頭綿軟的括約肌,竟讓止的棗兒再度翻滾起來。

  “啊哈,又動起來了…”男人眼底又涌起了氣,違背他意愿動不停的壁,推擠著被水滋潤得圓亮晶瑩的果子,又開始折磨著男人已近麻木的腸道,輕微伴隨著疼痛的電,在這具身體里強勢復蘇了。

  男人害怕不已。

  他伸手想把里頭的棗兒給摳出來,還沒摸到那里,雙手就被青年鉗制住。

  “難受嗎?”青年低聲溫柔地問道,輕細的聲線,帶著奇異的魔力,竟也安撫了男人恐慌的心思。

  男人含住淚拼命地點頭,想讓青年大發慈悲把那些可惡的東西出來,男人真是糊涂了,其實,把那東西放進去的人,才是最可惡的。

  “我幫你出來,你去叫那個人走,好嗎?”青年俊美的臉龐寫了真摯和誠懇。

  他吻去男人額際冒出的細汗,把力沉重的身軀慢慢牽引起來。

  ----

  催命般的門鈴聲,在男人此刻已然昏沉的腦袋中,變得如此的空和詭異。

  他赤著下身,在青年的慫恿下,一步步邁向對講器的位置,明明只有幾十步的距離,在男人看來,卻猶如千山萬水般遙遠。軟紅的里是不斷翻滾折磨他的果子,身后是視線如火熾熱的青年,男人全身淋淋顫抖不斷。

  他渾渾噩噩地搖擺前進,扯著被汗水浸得薄透的衣服下擺,企圖遮掩一塌糊涂的下體。

  因重力吸引而蜿蜒下的汁,在那雙硬實修長的腿上勾勒出色情的痕跡,翹起弧度人的瓣,在男人慢的前進動作中微微震動搖晃,以不為意的惑姿態,得身后在窺視他的人,重重地倒了口氣。

  多得男人平的勤奮有加,白色的瓷地板被擦得反光發亮,只是在此番旎的時刻,卻被男人前端冒出的臟了,濃稠帶著麝香氣味的體,從半翹起的海綿體頭部放肆涌出,啪嗒啪嗒滴在干凈的地板上,印漬出仍帶有溫度的痕跡。

  作為始作俑者,青年安逸地坐在椅子上。

  他雙腿大張,把自己起巨大的從內里掏出來,大咧咧地展出現。

  他肆無忌憚地視線掃過男人如老人一樣佝僂前進的身體,然后緊緊盯住那不斷汁的

  他咽下口腔中不斷分泌的唾,享受著間因過度渴求而衍生的疼痛。

  “啊!”男人羞又沙啞的低聲陡然響起,感而人的聲線灌入了青年脆弱的耳膜里。

  他猛地坐直了身子,雪白的貝齒咬住了柔軟的瓣,底下猙獰直的器,激動地彈動了一下。埋在男人身體里的果子,不知是否又觸碰到了感的地方,致使那高壯黑實的軀體劇烈地戰栗起來,翹的股瞬間緊繃收縮起來,仿若想夾住什么東西,寬厚的肩膀可憐地抖瑟著。

  他在猜想男人一定是偷偷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那羞人的呻溢出來。

  空氣中的麝香氣息更加濃厚,青年狠狠地把那些發情的味道盡數入自己的肺部,甜美甘甜的動,瞬間如野火一般燎原他本就發的情。青年癡發紅的雙眸,瞅到男人底下的地板,又多了一些稀薄的白色污濁,心頭又是竄過一陣動酥麻,這具感的體,是他開采出來的。

  他就是發現美麗原石的采摘人,用各種手段把他討教成自己想要的美麗模樣。他喜愛逗男人,撕掉他溫和沉靜的外衣,出那副皮囊下他人所未知的姿態。那張厚實的雙,那結實的,每每難以自制夾緊他的雙腿,還有被他的巨大攪得爛,統統都是他的。

  停住腳步沒再前進的男人,忽然伸手到了股后,似乎妄想阻礙著什么東西,卻沒料到還是慢了一步“嗚…要掉了…”男人帶著哭腔的聲線,從前方傳來,青年明顯聽到“啵”得一聲,一顆粘的青色物體,從間掉出來砸在地板上。干凈翠綠的棗兒,裹上了一層男人體內的透明汁,閃爍出異樣可口的光芒。

  “哦呵,掉出來了?”青年亢奮地出熱滾的氣息,像是抓到了男人什么把柄一般“怎么辦呢?完成不了任務可是要受懲罰的…”他從椅子上起身,甩著沉甸甸的巨物踱步到男人身后,還不忘拾起那顆沾男人體的果子,上頭散發的人氣味,熏哄得令人心神混亂,本就在忍耐著望的青年,瞬間口無遮攔起來“開門讓人看看你這副樣子,好不好…”事實上,那刺耳的鈴聲早在方才就停止了,得不到回應的門外之人,已覺無趣離開了,青年此刻的問話,也只不過是口上的戲而已。占有極強的人,又怎會讓他方得以瞧見自己心愛之人的媚態,不知死活的稚青年,只是在逞口舌之快而已。

  沉默不語的男人,還在如同落葉般簌簌抖動著,青年看不到男人此刻的表情,因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涌出汁的小里。

  他渾身燥熱地咬了口帶著男人體溫和體味的果子,清甜和麝香的味道同時在他齒間沖撞,似帶著助興功能的藥,讓每個蟄伏的細胞和孔都喧囂起來。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如其來,原本沉默的男人,忽然轉過身把楚毅書推倒,在力道和身材方面一直不如男人的楚毅書,迅疾就被倒在地上,男人強壯汗的身體隨即上來。

  臉酡紅眼角潤的男人,雙臂撐在出楚毅書的兩側,形成的包圍圈頗具迫感。

  他咬緊牙俯視著青年,透的布料上印出了腫的朦朧痕跡,赤的下身坐在對方的腹上,把股間粘稠臟污的體盡數涂抹在青年熱得幾乎把他燙器上。

  “不停地戲我,讓你感到很好玩是嗎?”男人低沉地問道,眼中有些悲哀和惱怒“如果你厭倦我了,那好,我可以離開這里…”男人開始有些哽咽,不知是因情的無處宣還是內心的挫敗和傷感“但是,不要讓別人來…拜托…”以往曾經承受過的遭遇,仍刻印在男人的心頭上,即便現在兩人互表了心意,男人也未能忘卻掉那不堪的記憶。在兩人的關系中。

  他是處于被動的一方,因為他不善于表達,對于楚毅書的愛意。

  他會用平里的一點一滴和順從的態度去表達,和楚毅書濃烈占有強的表現方式截然不同。他可以為對方付出一切,甚至是拋掉所有的自尊和矜持,而那個人,必須是楚毅書,只有楚毅書可以。

  他不想在任何他人面前去展自己羞的一面。

  他的和癡,也只有在楚毅書面前顯現而已。

  到底是汗水還是淚水,楚毅書分不清。

  他只曉得從男人眼角落下的圓滾體,滴在他的臉上,好熱好熱,燙得他慌亂無比,燙得他心頭劇痛。細長漂亮的雙眸不可置信地望著上方的男人,足足呆愣了幾秒后。

  他才忽然醒悟過來“不是,我沒有戲你…我只是…只是…”向來口齒伶俐的楚先生,竟然在此刻語了,憋在喉頭的話語硬生生哽住說不出來,男人眼底的失落和痛苦瞅著他心急如焚“我…我…”結結巴巴的楚毅書,惱死了此刻無用的自己。

  他咬咬牙,雙手一伸圈住男人的脖子,把對方扯下來封住那張快哭出聲的嘴巴。

  高溫的紅舌趁著男人愣住的空隙鉆入了他的口腔里,靈活的軟搔刮過里頭每一寸,把他分泌出的唾全數卷走噬,過度狂肆的舌吻,令男人的呼吸急促起來,青年柔的雙住了他的舌頭,男人迷糊糊地跟隨著對方勾引的腳步,把被麻的舌頭伸到瓣之外,與對方的糾在一起,極其情吻,讓男人肢都酥麻起來,軟軟地趴在青年的身上,處于頹廢狀態的夾在兩人的下腹間,在焦急的貼合中可憐地磨來磨去。

  反分泌的唾,男人根本忘記了要咽下去,沿著大張的嘴角滴落出來,不過沒關系,貪婪的青年把專屬于他的體盡數咽下去。末了,固執的楚先生還特意在男人紅腫的瓣上咬下幾個齒印,狀似在彰顯著什么存在感。

  上的刺痛把男人幾乎飛散到九霄云外的神智拉扯回來了些。

  他氣,還在努力地找回視線的聚焦,但底下的人早就先他一步找回了方才暫時當即的東西“對不起,我是開玩笑的…”青年因方才的吻熏紅了兩頰,使得那本就精致的五官被點綴得更為人“噢,不對,我怎么會讓其他人看到你這副模樣呢,把你藏起來關起來都不為過。”那雙溫柔得幾乎能滴出水的雙眸,深深凝視著男人“我以后都不會再說那樣的話了,如果再犯,你就把我的舌頭剪掉,好嗎?”

  青年輕柔的話語,如同夜里沁人的涼風,撫慰了男人躁動不安的心情。

  他覺得自己很沒用,單單聽人只言片語的承諾便安心,罷了。

  他也是個騙子,口中說離開楚毅書,事實上卻是無法割舍掉這個人。或許說,青年此番玩般的作為,完全是男人寵溺之后的結果。隱忍奉獻的男人,允許默認了青年各種開墾他身體的行為。

  他不去掩飾自己沉溺于情的丑陋樣子,甚至放肆地展現糜爛的姿態,一步一步地,去哄著青年,沉淪在他成感的體當中,用軟顫抖的股間去緊緊箍住對方,出了那人癲狂亢奮的模樣,如同瘋狗般撲到他身上,盡情啃咬侵犯這副早被攪得一塌糊涂的體。

  到底誰才是這場情愛游戲里的掌控者,又有誰能夠分得清…男人沒有去回應青年的問話。

  他一語不發地低下頭,用被吻腫的瓣,輕啄楚毅書紅潤的臉頰,酥麻潤的下身,開始在青年未曾歇下的硬上磨蹭著“幫幫我…”剛硬方正的男人,竟用軟軟可憐的語氣,那眼神濃稠鎖人,向青年懇求著“幫我出來…幫我出來好嗎?”

  男人健美結實的雙,因兩人過度密合的距離而緊緊貼在青年白皙的前,男人的暈很大,而且比楚毅書的要深很多,兩顆凸起的紅蒂大膨,緩慢而又地摩擦擠青年的頭,明明不是感帶,青年卻能感受到那個部位傳來的綿密電,有種另類的人快。恍惚間,青年感覺到林維新執起他的手,往后放置在汗動的部上,男人熱燙灼人的氣息,吹拂在他不堪一擊的耳膜上。

  “我不要這些果子,我想要你的東西,滾燙的,巨大的,能夠把我狠狠攪爛,把我的東西。”男人的這句話,比他的眼神和勾引舉止還要致命,就像是一把擁有無窮神力的鐵錘,強硬地,把青年的理智和內疚,完全破壞殆盡。

  腦回路混亂成一團漿糊的青年,瞠大了狹長的眼眸,似乎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男人此番誠實而妖嬈的獻媚。

  唯一能感受到的,是從四肢百骸涌出蔓延開來的狂喜,這個性感、成、魅惑力全開的男人,是他的,是他楚毅書的,只有他,才能占有這副體,只有他,才能入那個充甜美水的,只有他,才能把濃濁的到男人體內去,到再也裝不進為止。

  他實在是太傻了,為何會說讓別人來觀看這副令人血脈賁張的體,名為林維新的雌獸,只能是專屬于他的。

  詭異癡狂的笑意,在青年漂亮的五官上漾開來。

  他用力捏住男人滑膩的,鼻端灑出無比炙熱的氣體,猶如他體內的血般沸騰。

  “如你所愿,我會把我的一切都給你。”

  ----

  燥熱發燙的男人,竟然因青年魅的話語而劇烈抖瑟了一下。

  他難捱地了一聲,體內猶如放置了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爐,燒灼著他的肌膚。

  他扭動著魯地把自己上身的衣物去丟棄到一邊去,滑布汗珠的健美體,完全在青年毫不掩飾的濃烈目光下。

  男人的身材較之前更為壯碩,兩團隆起鼓肌,還有下方蘊含無限力量的八塊腹肌,明明是這般雄剛硬的存在,為何在青年看來,卻是像惑他步入歧途的絕,用閃爍著靡光芒的體勾動,一步步將他推入萬劫不復之地。

  男人樣子有些迷糊。

  他竟然忘了接下來要做什么事情,渾身上下都痛酸麻,底下漉漉仍在持續泌出不知名的體

  他呆滯地伸手到自己的股后,用手指勾取了一些粘膩的濁,模糊疑惑的眼眸盯著自己手中的透明東西老半天,緊繃的腹和忽然搐了一下,渾身居然打了個哆嗦,本來癱軟的柱,也跟著貼在青年的腹部彈動了幾分,緩緩出一種不知是還是前列腺的奇異東西。

  他稍顯疲累地坐在青年的腹上,不意外地碰到了頂在自己上的巨大硬感的肌膚竟能感受到那物體表皮上的動,一下一下地,跳躍著傳達出它此刻的需求和渴望。

  男人幾乎被那過度熱情的溫度給燙傷了,連同腦袋,也被燙得無法思考,無法探究自己此刻的行為是否得體。他慢慢反過黏滑膩的身子,把滑布部,放地呈現在青年面前。

  他則趴伏在對方的下身處,醉朦朧地瞅著眼前那猙獰壯的巨大,兩人形成了瞧著就足夠令人羞惱的69姿勢。

  麥色感十足的部,柔搐的紅,還有那些散發異香的汁,從視覺和嗅覺上沖擊著青年單薄的自制力。

  他怔怔地盯住內里夾著異物仍在可憐搐的菊皺,瞬間覺得腎上腺素急劇上升,制造出一股股洶涌的火濃焰。

  他只覺得腦袋發漲心跳劇快,連同下腹部那個猥瑣的地方,都是一陣陣難以忍耐的疼痛。

  他焦躁地啃了一口眼前柔韌的,用血紅的舌尖搜刮掉那些從出來的濃汁,撒嬌般地朝伏在自己間的男人聳了聳快爆炸的柱。

  “吶,我幫你出來,你幫我好嗎?我那里好疼啊…”望得不到宣的青年,猶如吃不的孩童一般,帶著些微的可憐哭腔向男人討要著,激動不的猥瑣器,滴著饑渴的前,生氣地彈跳甩動著,不知是刻意還是無心,抑或是因為兩人過度曖昧的姿勢,每一下都打在男人酡紅滾熱的臉龐上。

  男人半瞇著眼,那黑眸里的望和渴求快溢出來了。

  他聽話地握住那沉甸甸又滾燙的熱物,憑著記憶中的印象,用舌尖先去上頭鈴口冒出的稠,而后用溫暖的口腔含住那個壯的頂端部位,并且一點點地把漲起可怕青筋的柱體進去,熟練地用口腔的肌包裹按摩海綿體的表皮,還企圖想將整壯完全入進去直至最深喉的位置。

  青年舒地吁了口氣,男人恰到好處的口技巧,暫時緩解了他高漲的望,細致溫柔的男人,在嘗試替青年深喉口后感到并不是那么舒服,轉而用舌尖掃上面浮起動的青筋,透亮的唾把那些看上去十分可怕的筋絡潤得異樣晶瑩,卻也更彰顯了那獸器具的兇猛

  男人的腦袋咚咚作響,即便鼻端小心翼翼地呼吸著,也難以阻擋青年那充的氣味涌入他的體內,侵蝕他的每一個細胞,讓沉睡蟄伏的份子,徹底復蘇起來。他如餓獸般覬覦著整強健起的,想得體內發疼了,還夾著果兒的饑渴,在青年驚詫的眼神下,劇烈顫抖搐著,在緩慢地擠著內里的果兒,一點點地把它們排出自己潤的腸道,因為,那里,要接納更為壯的事物。

  男人突然煩躁起來。

  他咬住青年底下兩顆圓滾的囊袋,用舌尖去挑搔刮,而后死命收縮緊甬道,運用括約肌推擠著已被他擠至口的甜棗,如開花般的菊就這樣以放松緊的狀態,還帶著一股股透明濃甜的,在青年面前綻放出異樣妖冶的景象。受寵若驚的青年,毫不掩飾地哦出聲,莖上的伺候讓他極致愉悅,眼前刺的畫面更令他無比癲狂,終于被擠口處的棗子,還差一點點就掉到菊褶的外頭,卻在臨門一腳的時候,被倒回去。

  “唔唔…”正含著兩顆不停的男人,眼神潤濃郁含糊不清地嗚咽著,喉頭唔唔作響,在青年身上的汗體,陡然搐痙攣起來,調皮的青棗兒,似乎不他排擠的行徑,竟然在翻滾的過程中,硬生生刮蹭他幾近麻木的內壁,直戳感的前列腺,把體內當當的推舉到了某個高點后,卻殘忍地停住了。

  男人宣過度的莖,仍無力興奮起,僅僅是半充血的狀態,連也在方才的玩中枯竭殆盡,但后襲來的強烈快,卻在蠻狠地撥著前頭的已無子彈的頭,一股渴望出膛的火力,在男人體內野蠻沖撞著,大量而洶涌的滑,從男人身體深處涌出。

  他就像是被活生生出高的女人一樣,泌出了奮的花,終于把那兩顆占有他相當長時間的棗兒給擠出軟到汁的

  兩顆裹香濃汁水的棗兒,掉到青年白皙的前,而后滾落到地板上,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烈的荷爾蒙氣息,男人終于空出來的后,因長時間的填,形成了一個紅的圓,近在咫尺的青年,氣息重地瞪著眼前那個還在持續搐的小嘴,甚至還能看到里頭松軟的壁,在毫無規律地痙攣,牽引著口的皺褶收縮回放,仿若在叫喊著,快進來,狠狠地干我。

  “吶,你這里好像在叫我進去…”膛劇烈起伏的青年,居然用手指到眼前高溫的甬道里,攀升的情令他一時間沒有控制住力道,稍微用力地直戳到花道的深處,男人感的部因這樣的刺而顫抖起來,豐沛大量的汁水登時四處飛濺,泛濫程度甚重,有些零丁水沫,還沾到了青年干凈漂亮的臉蛋上。

  “怎么會這么多水呢?”青年嘟囔著去頰邊的醇,癡地摳挖搔刮著羞怯瑟縮的壁,享受著那柔軟夾緊他手指的感覺,過度泛濫的汁水沿著男人的口緩緩到會處,有些惶恐的青年,生怕那些美味就此失掉,慌忙出手指,掌住男人兩側的,伸舌掉膽敢逃離的透明甜汁。

  一旦品嘗到了美味,青年的轆轆饑腸便再也無法足。他沿著男人的會處一路到軟的菊口,把本就黏污猥的地方得更加一塌糊涂,靈活的舌頭大膽地刺入向他敞開的美麗幽道。

  他大口大口汲取濃醇的汁,讓那些美味瓊漿滑過他的舌,填他的饑餓腸胃。

  他的祿山之爪還不斷捏著男人的,企圖讓男人泌出更多的汁水。

  滋溜滋溜的吻聲響,從后頭傳到男人的耳膜里,遭到,不斷朝他襲來刺的酥麻感。

  他叼不住口里的壯巨物,因為喉頭抑不住的呻破喉而出。

  他感地昂起頸項出突起的喉結,在道里頭翻攪的舌頭,刻意去觸碰他的亢奮之地,迫他去接受般甘甜的情灌溉。從間貫穿全身的火和快,讓男人啞地哦叫喊起來,滾熱的淚水氤氳在眼眶中。

  他頭暈目眩地撐起自己的身子,布汗水的厚實雙手捏住自己紅腫瘙頭,魯地拉扯,疼痛和快令他居然反地扭動妖嬈瘦的肢,磨蹭著青年的舌,去追逐這種施舍一般的逗

  肆意享受慣了的體,豈能足于這般淺薄的搔。貪婪的夾緊了青年的舌頭,內里蘊含的強大力,似乎還想將讓那軟繼續往更深的地方進攻,可惜舌頭的長度有限,給予不了男人更深層次的快,渾身每一寸肌都因渴求望而發疼。

  他布血絲的雙眼迷糊無助,不知有什么東西能解救此刻的自己,無法咽而溢出的唾,顫抖鼓的肌,閃爍著光澤的汗水,把男人雕琢成了追逐望而生的獸,這副矯健結實的身軀,妖媚和男美的矛盾體,在被青年徹底開發之后,綻放出絕的姿態。

  男人半瞇著情濃咧的眸子,眼角掃到了底下方才他含在嘴里的壯事物,涂而晶晶發亮的柱體上,蜿蜒盤踞著綻起跳躍的青筋。

  他還記得那東西的硬度熱度長度,每每沖進自己軟的地方,強硬撐開他密合的壁,瘋狂磨蹭他的秘密之地,快速進出到最深處的器具,幾乎要將他的肚子給戳穿了。

  他哭喊著搐顫抖,想要逃離那深入骨髓接近疼痛的,但是他錯估自己對的渴求,連內側都在顫抖的雙腿,違背他的意愿夾緊了對方的,急切地聳動著被得汁水飛濺的股,配合著對方能更好地刺到他內里每一個感的位置。

  漫無邊際臆想開的男人,全身因腦海里的旎畫面而燥熱空虛瘙,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在潛意識中不斷敲擊著他腦袋的念頭,在導著他,直面內心和身體的需求。是啊。

  他為何要忍耐,那個渴求的自己,不正是那人所想要看到的嗎?

  他笑了,平凡的五官,在情紅霞的渲染下,情而離。他撐起明明已經發軟的身子,把被得松懈油亮的股間從青年的舌中離出來,不知是有意還有無心。

  他拖著疲累的,貼著青年的膛一直滑過白皙的腹,直至被立充血的刃阻礙住了,糜麗里泌出的粘汁和青年的唾,順著男人方才滑動的行徑,在青年的身上留下來一道極度靡的痕跡,在雙方的情事中向來得心應手的楚先生,竟然變得呆滯萬分不知如何回應。

  他只能驚愕地望著男人汗麥色的背部,看著那只厚實有力的大手,握住他臨近爆炸狀態的器,朝那被舐到比棉花還要軟的小嘴靠近。

  他屏住呼吸,目光兇狠地盯住男人股間的光景,巨大汁的蘑菇頭在大手的牽引下,被高溫顫抖的一點點入,一股狹小到幾乎令他窒息的緊箍感,從下腹那個丑陋的器具直往他后頭竄來,夾得他頭皮發麻理智盡失。

  他能感覺到自己碩大的頂端正逐步慢慢破開層層腸往里頭擠入,但這種占有太折磨人了,腫到變成紫紅色的,明顯在不地叫囂著,表皮上賁起的筋絡劇烈跳動,男人緩慢的動作,只是讓青年的器埋入了三分之一而已,青年不曉得男人在磨蹭什么,腸道熱得可怕的溫度把他煨烘到心跳加速,咕咚咕咚地敲擊著他的耳膜,還有他被敲開無數裂的理智墻。

  忽然,背對著他的男人顫抖起來,正含他器的股間也停頓了,青年瞠大了雙眸,感覺到把他包裹住的媚陡然劇烈瑟縮著,如小嘴般拼命著他大的器具。在那瞬間。

  他聽到了什么垮塌的聲音,到底是什么,在他體內碎成了渣滓。

  男人突然尖銳地哦出聲,整個身子登時晃動起來。

  他模糊著淚眼雙手撐在地板上,愕然地瞪著自己的股間,那毫無預警發起狠來的器,正魯撞擊他泥濘的,蠻橫強硬地整入拔出,攪出里頭泛濫的汁水。

  “啊!你這是要瘋我嗎?”死命聳動的青年,一邊享受著緊致幽的愉悅快,一邊咬著紅舌,惡狠狠地發著先前的求不“瘋了…真的瘋了…”男人過度熱緊窒的腔,夾得青年胡言語起來。

  烈的酥麻電沿著背脊擊擴散到全身,擊打著他的腦袋,獸當頭掩蓋了他所有的理智,又暴漲多幾分的可怕莖,每一下都至男人體內的最深處,若是還有足夠盈余的位置,或許他會連兩個袋都想喂入男人的,把里頭當當。

  充盈的入侵感,掀起一股駭然的燦爛快,男人淚眼模糊地望著自己的臟污下身,嘴邊溢出的呻被青年的力道撞得支離破碎,碩大堅硬的把他的腸道撐到了極限。

  糙布筋絡的表皮強勢磨蹭他脆弱的媚,戳刺著快被磨破的前列腺,熟悉又令人懼怕的電,從壁的細密神經迅速蔓延,像一道道尖銳的刺針,在攻擊著他體內裝盛濃烈情的袋子。

  “啊啊啊…要壞了…”男人不曉得自己在喊什么,痙攣的下腹部涌來一陣陣骨悚然的酥麻刺,讓他好害怕好害怕,明明已無法起的子孫,在猥瑣羞的晃動中,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感“不要了…啊哈…唔…出來了…”

  男人恐懼地夾緊下半身,陡縮的感腸,把青年箍得變成追逐的癲狂獸,哪里還聽得到他的拒絕聲音。失去理智的青年,只會變本加厲地翻攪男人的壁粘膜,恣意享用這副專屬于他的甜美體。

  “啊啊啊啊!”男人凄厲沙啞地叫喊出聲,接近麻木的下身再也承受不住青年迅猛的進擊。

  他用盡最后的力氣,手腳并用向前想爬離青年的占有,但箭在弦上的猛獸豈能容他有逃離的機會,感知敏銳的青年,察覺到男人想要逃開的意,腦袋哐當哐當作響。

  他兇狠地從地上坐起身,雙手一圈箍住男人的身,使盡全力往那已被完全開的甬道里一捅到底。

  這一下毫不留力的沖撞,幾乎把男人的部給撞碎了,灼熱巨大的,完完全全深入他最內里的花心,把那個顫抖痙攣的地方,填得一絲隙也沒有留下,直喉頭的迫感,把男人得毫無招架之力。

  豆大的淚珠從眼角滾滾落下,洶涌可怕的致命快,從下腹瞬間沖擊至四肢百骸。

  他呆滯空地瞅著自己的下身,半點聲音都叫不出來,或許說。

  他的五感已經完全丟失掉了,只有下腹那個不知廉的地方,還在回應著青年的進占。濃密叢林下的那,即便無法起,也因后頭的刺烈跳動著,男人已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所有的感官和行動,完全是這具體的反作為而已。

  男人感覺下腹那股感愈加強烈,在慢慢地侵蝕著他頂端的鈴口,叫囂著要釋放,到底是要什么東西出來,明明…已經沒有東西可以了…

  “啊啊…出來了…”紅潤的頂端,終于忍受不住失守了,一股金黃體從釋放的鈴口處灑出來,落在干凈白色的地板上。“啊啊…”男人還在模糊嗚咽著,離悲慘的眼眸無法離開自己此刻正失的猥瑣之處,顫抖搐著排出剩余的

  因男人到失而更加興奮的青年,簡直就瘋掉了,沒等男人排干凈,便拉起他虛軟的身子,魯地掌住那被眼淚唾得一塌糊涂的臉龐,噙獲紅腫潤的瓣,肆意啃咬舐,臨近情的碩大刃,朝男人成一汪池水的作最后的進占和戳刺。

  男人完全力地靠在青年身上,已無法對他的侵犯舉止做出任何的反應,就連大量濃稠的澆灌進意淋淋的腸道內,男人也只是微微抖動幾下便作罷了。但他曉得,饑渴的青年,怎會就此輕易作罷呢。

  仍在他體內的巨大器,還來不及消退,又在男人反搐的里,再次充盈起了。焦躁狂熱的青年,把無力反抗的男人在了臟污的地板上,就著此刻的姿勢,不知疲累地聳動起來。

  “唔…我愛你…我愛你…”拂過耳際的灼熱氣息,青年毫無掩飾的低愛語,撞入了男人脆弱的耳膜。

  意識模糊的男人,竟然幽幽地揚起了嘴角。

  他愛憐地抱住青年,用自己寬厚的身軀,再度承受對方猛烈的情

  【全文完】  Www.BmA oXS.cOM
上一章   還債   下一章 ( 沒有了 )
不信你不萎[兄弟]哥來滿世妖嬈塵欲香,夜纏熱唇的誘惑四季吸血情人愛的補償魅惑娛樂圈千月之魅男孩與保險套
八毛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扁扁最新創作的免費耽美小說《還債》第34章番外:往后的生及還債最新章節第34章番外:往后的生活二在線閱讀,《還債(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還債的免費耽美小說,請關注八毛小說網(www.gpjrqg.tw)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