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你不萎》第39章番外三全文完及《不信你不萎》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毛小說網
八毛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毛小說網 > 耽美小說 > 不信你不萎  作者:魍生 書號:48753  時間:2019-6-17  字數:7532 
上一章   第39章、番外三(全文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蛇族圣地——那以重重毒物和濃郁的瘴氣為屏障的,終年不見陽光的在某個夜晚悄無聲息的多了一絲活物的氣息。

  那不是屬于毒物陰冷的氣息,而是更為溫暖的氣息。這原本并沒什么,但不知何時開始,這絲氣息里竟多了幾分甜膩人的味道,這讓外常年難以接觸外界生物的毒物們在這些天里竟開始有些蠢蠢動。

  直到外那些許枯朽的枝椏開始綠芽吐紅蕊的時候,這些毒蟲異獸們才遲遲反應過來,原來是春天到了。

  在這萬物復蘇的季節,繁衍與新生在他們眼中是唯一的主旋律。在這人氣息的挑撥中,那隨著季節一同覺醒的望也開始變得愈發濃郁。

  這份來自于本深處的望趨勢著這些未開化的原始生命去窺探,然后遵循延續血脈的規律去與那惑著他們的對象配,以此繁衍子嗣。

  于是他們緊貼著冰冷漉布青苔的石面,悄無聲息的用自己的身體滑過堅硬鋒利的石塊,一直前行一直深入,直到看到深處那被伏臥在重重疊疊的獸皮中赤的雌獸。

  那渾身都散發著惑雄的氣息雌獸仿佛沒有注意到外來者的入侵,像個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一樣側著身子蜷縮在柔軟的獸皮布置成的小中。

  一張銀色的皮半蓋在他的身上,卻還是掩不盡他赤的身體上的一抹抹紅痕和一道道青紫。

  終于,那外來的窺視者將自己的觸手伸向了那從銀色的獸皮下出的一小節小腿的肌膚。

  冰冷黏膩的觸感讓淺眠的雌獸輕輕一顫,他睜開那雙毫無焦距的眼茫然的看向自己的小腿,臉上全是深深的厭惡和無助。

  他想伸手扯下那令人作嘔的觸手,或者是用腳踢開那順著他的腿向上爬的奇怪蟲獸,可他除了在這柔軟溫暖的獸皮中微微掙扎扭動幾分之外,完全無法做出掙扎中他身上的銀色獸皮從身上滑了下去,赤的身體完全暴在了冰冷的空氣中。也只有這樣才能看清,他的雙手和雙腳被足足有成年人手指細的半透明獸筋牢牢的捆住。

  獸筋一端拴住了他的手腕和腳腕,另一端沒入那厚厚的獸皮,牢牢的固定在被獸皮所覆蓋的石座上。

  “青!”他大喊著那個曾讓他恨之入骨的名字“青…青!有東西!有別的東西!青!”

  他感的身體可以感覺得到,那令人骨悚然的黏膩觸手正順著他的小腿爬上他的膝蓋、大腿、甚至打算向更深處爬去。那冰冷的觸手每向上一分他的掙扎就越是烈,可那束縛住他的獸筋卻也扎的更深。不一會,那原本還完好的手腕腳腕便勒出了一道深紅泛紫的痕跡。

  “青!青!”那冰冷的觸感幾乎觸及到他的腿,從心底萌生的恐懼讓他崩潰的喊著那唯一一個可以救他的名字“青!救救我!我不跑了!我不會再跑了!青…”

  就這那那膩的觸手幾乎要到他雙腿間隱匿的那兩處小的瞬間,獸皮小一旁寂靜的潭水中驟然騰出一條青黑的巨影。

  那遍布著鋒利鱗片的蛇尾帶著冰冷的潭水揮向攀附在獸皮小邊的毒獸,不費吹灰之力便將那試圖染指他獵物的窺視者徹底抹殺。

  鮮血的味道總是最好的警告,其他那些在暗處蠢蠢動的黑影在嗅到同類死亡的氣息后,便知趣的退散了。

  而這新染鮮血的圣地,也只成了青一個人的領地。

  那從水潭中騰出的巨蛇高昂著他巨大的三角形透,一雙金色的獸瞳牢牢的盯著被他親手捆在面前的宗元樂。就這么安靜的注視了一會后,青黑的巨蛇幻化成了一個人身蛇尾的青年。

  如緞般的黑色長發,金色豎瞳的眼眸,俊美到幾近妖異的面容。但從腹往下便被青黑的蛇鱗所覆蓋。那壯有力的蛇尾盤踞在獸皮小邊,不動聲宣布著自己的所有權。

  那上被視為雌獸的青年——宗元樂則依舊蜷縮在上瑟瑟發抖,微微張開的雙眼沒有任何焦距的看著前方,原本和黑曜石一樣雙眼此時如一潭死水一樣沉寂無光。他的脖子上還殘留著一對并排的小孔,稍微有點經驗的人都能看得出來這傷痕肯定是一條頗有個頭的巨蛇所留下的。

  而宗元樂知道,在自己脖子上留下這個傷痕的蛇正是先前他開口求助的對象,而對方在自己身上留下的也并非只有這一對咬痕。想到這里,他下意識的蜷縮起自己的雙腿,雙腿間那異樣感覺讓他心中依舊充了恐懼和憤恨。

  雖然他現在什么都看不見,但青那令人難以無視的迫感告訴他,青一定就在他身邊不遠處盯著自己。

  青和宗元樂就這樣在深處沉默的對峙著,直到青伸出手撫上宗元樂的腿,那過低的體溫的宗元樂渾身驟然瑟縮了一下為止。

  青沒有因為宗元樂的瑟縮和抵抗而收回手,他將宗元樂腿上剛剛濺上的血跡抹掉之后,順著那光的小腿一路摸上了宗元樂的

  “沾上血了,你看不到,我幫你擦掉它。”只不過這個擦掉血跡的動作并非那么單純罷了。

  青那清冷而溫柔的話語讓宗元樂一時有些恍惚,但他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你以為…我變成瞎子是誰的錯?”苦澀的反問里全是他壓抑的憤怒,然而這樣的自己面對青,除了順從之外還有什么辦法?

  被改造的身體和所謂的獸神之子的身份本就對他來說極為不利,跟何況現在的自己還失去了視力變成了一個瞎子!

  若沒有青的庇護,自己遲早會淪落成為獸族部落的玩物和工具,最慘還可能成為那些未開化的蟲獸的腹中餐。

  成為一個人的臠和變成一群人的玩物,這樣的選擇其實根本稱不上是什么選擇。

  青撫摸著自己面前赤的宗元樂,那冰冷的指尖最后停留在了宗元樂脖子上那一對自己獸化時所留下的咬痕,在看到這處傷痕的時候青心里依舊充了后怕。

  這只是誤傷。在青找到了逃離自己的宗元樂后,與那頭試圖奪走宗元樂銀色巨狼斗時,不小心在宗元樂身上留下的傷痕。好在他及時撤回了自己一部分毒,在蛇族圣地中圣水的幫助下,宗元樂并沒有性命危機,但殘留的毒卻還是讓宗元樂失去視力。

  而那頭被他擊敗的銀狼?

  青將緊緊勒住宗元樂手腳的獸筋松了松,瞥了一眼一旁半垂在地面被剛剛死去的蟲獸的血所浸染的銀色皮

  “如果你不逃,沒有向那頭銀狼尋求庇護,我也不可能在奪回你的過程中誤傷你。”青的聲音變得有些低沉,也許是對于誤傷宗元樂還有些許懊悔,他并沒有把宗元樂逃離自己的怒意表現出來。

  “而且你先開口了。”青的上半身已經完全覆在了宗元樂的身上,那依舊是蛇尾的下半身卻還是沒有變回人形的雙腿。壯有力的蛇尾緩緩爬上獸皮鋪成的小,冰冷的鱗片磨蹭著宗元樂赤的雙腿和小腹下方還未蘇醒的望。

  “你自己說的,不會再逃了。”

  青說著吻上了宗元樂脖子上傷口,那帶著些微刺麻的讓宗元樂回想起被咬傷時的痛苦。

  “唔…別…疼…”仿佛再一次被咬傷的錯覺讓宗元樂有些懼怕的顫抖。

  “我不會咬你,我只想吻你。”青松開那帶著傷痕的一小片肌膚,宗元樂顫抖的

  “你知道從我這里逃走的后果會是怎樣么?那些窺視者獸神之子子嗣的人,會把你當做生產的工具,無所謂你愿不愿意,那些人會讓他們的族人挨個上你,讓你一次次的懷孕產子,到死也不放過你。”

  “或者是像剛才那樣,被那些未開化的低的生物占有,然后誕下怪物被他們撕碎果腹。”

  青微微瞇著眼,用手輕撫著宗元樂大睜的雙眼。這雙眼睛盡管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但并不妨礙它表現出主人的恐懼。

  青忽然發現,也許宗元樂失去視力對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壞事。因為這樣宗元樂會更加意識到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軟弱和無力,并且開始明白,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依賴他青之外,他不會有更好的生存下去的方法。

  “你不…也是這么想的嗎?”宗元樂低聲說,語氣中盡是屈辱“讓我懷上你的子嗣,然后好借助什么狗獸神之子的名義去壯大你的族群?否則的話,你為什么要讓我吃下那個果子,讓我變成這副…這副不男不女的樣子!”

  青在這樣的話里頓了下,眼中的神色變得有些復雜起來。

  他不否認宗元樂的話,最初的自己確實有著那種想法,畢竟身為族長的自己有義務帶領自己的族群。

  但是…也許不知不覺中,有些東西在他心里發生了什么變化。至少現在的他忽然覺得,就算自己和宗元樂有了子嗣,那也應該是兩人心意相連共同孕育的孩子,而不是用來充當工具的產物。

  也許他們兩人的孩子會長得和宗元樂更像,青一想到將會有一個縮小版的宗元樂在自己懷里甜蜜的叫著父親撒著嬌,心里那一簇小小的火苗就會變得更加旺盛。而他眼里他懷里這個黑發去青年,也會變得更加吸引自己,更讓自己牽掛。

  “我答應你。”青忽然在宗元樂耳邊說道“只要你不同意,我不會讓你懷上我的孩子。”

  宗元樂聽到青的話后一愣,臉上全是不可置信和震驚的表情,但顯然青的話并沒有說完。

  “但是相對的,你不能再逃離我,也不能拒絕我。”青貼著宗元樂的耳朵,微涼的氣息搔著宗元樂而耳廓,那靈活的舌尖如一條小蛇一樣在宗元樂的耳朵上滑動似乎想要鉆入他的耳朵一樣。

  “畢竟身為雄,我也有我的需求。而我現在除了你之外,對其他的人和動物完全沒有任何趣。”

  耳邊傳來的濡的舐聲讓宗元樂有種渾身都被的錯覺,失去視力后其他的感官在短時間里飛快的提升,甚至變得更加感起來。這讓他現在對于青的挑逗完全沒有任何抵抗力。

  “有感覺了?”

  青早就發現宗元樂與自己相抵的小腹處有了變化,那高于自己的體溫還有那身為男無法掩飾的反應讓青十分滿意。他伸手輕輕握住半起來莖,用足以讓宗元樂顫抖的力道和技巧溫柔的撫起來。

  “嘶…涼…你別碰…別碰…”宗元樂沒有焦距的雙眼猛地瞪大,扭動著身子想要避開青的撫摸,卻不知道自己這副赤著在雄身下扭動的樣子在青眼中更是惹火。

  “涼?”青輕笑一聲解開了宗元樂被獸筋束縛的雙手,然后牽住他的手引到兩人相貼的小腹下方。

  “那你幫我捂熱,不就不涼了?”青說著拉著宗元樂的手讓他握住他自己立的莖,而青那大一號的手則籠罩在宗元樂的手背,帶著他上下動作起來。

  這種仿佛被教導如何自一樣的場景讓宗元樂心里是羞,但這種羞中的刺卻讓他隱隱有些興奮。

  “你自己的手是不是就不冷了?”青溫柔的在宗元樂耳邊這樣說著,用自己的雙手帶領著宗元樂去感受望與快

  而宗元樂看不到,在自己漸漸沉入快的同時,青下腹出被鱗片覆蓋的一處隙中,漸漸探出了一對紅的

  那對物和人類的器雖然都是柱形,但頂端卻大不相同,沒有人類頂端的菇頭而是光滑的柱頭。只有蛇族本身才知道,當這一對柱完全嵌入雌后,那光滑的柱頭會生出一對橫骨牢牢的卡在雌深處,放置配時雄的對象會掙脫逃跑。

  “唔…啊…輕…青…別…”陷入快的宗元樂幾次想養閉合起雙腿藏起自己莖后那本不該出現的花,卻在青強硬的動作下只能大敞開將一切展現在青面。

  那后天生長出的花還很窄小,粉的小嘴此時和身前立的莖頂端的小孔一樣吐著黏膩的透明體。只不過花中溢出的粘遠遠多于莖上的小孔,那一股股透明的粘隨著花微微的張合而涌出,順著部的隙向下去,連帶著打了那間小小口。

  “全都了啊…”青的蛇尾卷著宗元樂的一條腿大大拉開,那一對紅的巨物隨著他蛇身繞在宗元樂腿上的動作漸漸向腿間貼得更近。

  就在那兩巨物的頂端抵上宗元樂腿間的花和稍后一些的口時,宗元樂赫然反應了過來。然而就在他出聲質問的瞬間,青握住他雙手和莖的手猛然用力,那微涼的指尖在早已硬的頂端輕捻。

  “什么東西…啊啊…”在這種帶著些微疼痛的刺下,宗元樂話都沒來得及說全便了來。溫熱的的灑在兩人的小腹之間。而青似乎早有準備似的在宗元樂出的一瞬間握住他的,將自己早已準備好的兩巨物進了宗元樂因為高搐的花和那被透明的粘浸的軟的后

  這一瞬間的宗元樂覺得自己仿佛被人從身下剖開了一樣,那可怕的充實感和身體被外物填的排斥感讓什么都看不到的宗元樂心的恐懼。那感的花并只給予了他疼痛,只是在這種強烈的不安中,即使有那么點些微的快也會被內心的恐懼所掩蓋。

  仿佛連聲音也一同被奪走,此時的宗元樂除了大張著嘴呼吸外,連起碼的聲音的叫喊都遺忘了。

  而青在這一瞬間才感覺到,自己徹底擁有了懷里的這個人。青能感覺到宗元樂身上所傳來的不安和無助,青知道這是他打破宗元樂與自己之間屏障的最好的時機。

  盡管這份不安和無助時他親自帶給宗元樂的。但這樣也好,青心里這樣想,畢竟他要這個人完全屬于自己,無論是快樂還是痛苦,都由自己賦予他才是真正的擁有。

  青親吻著宗元樂失神的眼睛,咬著宗元樂微微有些發白的顫抖的雙,那染上宗元樂體溫的雙手溫柔的如同一卷輕紗。

  強硬的懷抱和溫柔的撫慰,青知道怎樣讓此時的宗元樂在自己懷中得到他想要的一切,相對的,自己也可以從他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

  “別怕。”青低聲細語的在宗元樂的耳邊如同惡魔般引

  “以后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溫柔的雙手帶著虛假的溫度牽引著宗元樂虛軟的雙臂環上他的臂膀和脖頸。

  “在我懷里才是最安全的,你想要的,我也都能給你。”青修長的十指從宗元樂的后背緩緩下滑,然后牢牢捧住那一對彈十足的瓣,情而挑逗的捏起來。

  那一同深埋進兩處小開始動起來,宗元樂不知道青壯的可怕的器在自己的身體里產生了怎樣的變化。他只感覺到那一對莖在自己身體中淺淺的時,內臟幾乎都有被從身下拖出來的錯覺。

  “…別動…別…唔…”宗元樂像是終于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他無意識的收緊自己摟住青脖子的手臂,像是想要逃離身下可怕的的動作,又像是想要更加貼近自己身上這具強壯的身體一樣。

  青沒有回應宗元樂的拒絕,正如他此時半人半獸的身體一樣,青的心此時也被自己的獸占據了一半。

  沒有哪個雄會讓自己的伴侶在配到一半的時候逃脫或是拒絕自己,就算是青也一樣。而且他也十分清楚,此時的宗元樂多是被恐懼所主導了,失去了視力的他更容易被情緒掌控。

  但是身體上宗元樂絕不會因為與自己而感覺到痛苦。畢竟這是他親自改造的身體,在之前的挑逗和莖的發中,這具被自己變成雌獸的身體早已做好了接受的準備,此時緊緊含住他兩的柔軟潤的花和那緊致的后都是最好的證據。

  “別怕,你不會討厭的。完全沒有感覺到疼痛不是嗎?”青咬著宗元樂的耳朵調笑著“你感覺不到嗎?你下面的雌成這樣了,后面的小也一直不停的著…是想要更多嗎?”

  青說著用蛇尾緊緊住宗元樂的,將他往自己身上拉的更近,身下那兩處口也因此的更深。

  “唔啊…”宗元樂被這突然的深入頂的叫出了聲,但這聲音中卻并沒有多少痛苦的味道“深…好…頂到…壞了…壞了…”

  宗元樂只覺得身體里的某處開關被頂到了一樣,身體不受控制的痙攣,仿佛急切的想要攀附住什么一樣。

  青見狀適時的將自己更加貼近,宗元樂仿佛將他當做了一中的浮木一樣緊緊的抱住不肯松手。那與蛇尾糾的腿也開始磨蹭著環上了青身,獻身般的將自己往青懷中送入更多。

  “壞了?難道不是更舒服了嗎?”青說著又身往剛才那處撞去,也再一次成功的收獲了宗元樂一連串靡的呻

  “不要…唔…青…饒了…饒了我…”

  青的獸在宗元樂示弱的求饒中完全被發了出來,那一雙金色的眼眸此時變得更為耀眼。那俊美的面龐在這一連串頂中漸漸布上一層薄汗,不一會竟浮出了些許青黑色的鱗片。

  “不會饒過你的,你要學會接受我,相信我。”青在宗元樂耳邊這樣說著,那深埋入花又一次狠狠的撞到深處。

  冰冷的空氣被逐漸變得狂的情點燃,呼與之間都盡是種燒灼膛的刺感。擁抱著宗元樂的青也開始感到一種稍有的燥熱,這對于身為冷血動物的他是極為罕見的,而這罕見的感受也同樣讓他瘋狂。

  青開始不再克制自己的頻率和速度,此時的他只想得到的更多,讓懷中這個一直在忤逆他的人完全臣服完全屬于自己。各種各樣的望讓青的動作變得越發兇猛,他幾乎看到自己的雙臂開始浮出鱗片。

  這是即將要完全獸化的預兆,而青似乎沒有壓抑自己獸化的打算。

  畢竟他是蛇,放縱是他的本

  “太快…了…太…好…好深…”宗元樂只覺得自己腦子里有一線正漸漸被磨斷,他無法控制的呻著叫喊著,似乎多發出些聲音就可以將身體里那說不清的感覺多散發一些出去一樣。

  而青此時則完全放棄了自己的人身,只是眨眼之間的功夫,青再一次變回了他的獸身,只不過沉溺在致命快中的宗元樂全然沒有發現這一變化。

  三角的舌頭黑色的蛇形,壯的蛇身柔韌有力的繞在宗元樂的身上。青小心的控制著自己的力道和口中的毒牙,然而埋入宗元樂身體的兩處口的卻仍不消停。

  青控制著自己的蛇身兇狠又快速的律動起來,但蛇類配的旋律和力度是人類遠遠難以承受的,盡管此時的宗元樂已經被改造成了更適合和蛇類配的身體,但學會并習慣著一切仍需要一段時間。

  無法習慣于蛇身力道和速度的宗元樂開始變得失控,原本婉轉靡的呻漸漸開始走調,越來越高亢也越來越尖銳,但這對青而言仍然是最好的鼓舞。

  “慢些…饒了…我…青…青…要…要出來了…要…要…啊——”

  終于,宗元樂承受不住這種過于刺的快,那靠手發過一次后就完全沒有過的莖此時驟然出一股濃郁的白濁,而身下那處花也在同一時間里出一股清澈的體,宗元樂在這一剎那幾乎聽到了自己腦海中那線被磨斷的聲音。

  然而糾在宗元樂身上的青卻完全沒有結束的意思,他堅還深埋在宗元樂是身體中不休不止的著,不到完全釋放出來這一場人與蛇之間的事就不會停止。

  宗元樂無力阻止,青也無意停止。

  這一人一蛇便這樣,在這被所有人都視為圣地的中糾不休,仿佛再也不會分開了一樣。

  而他們身下,則墊著一張被血污沾染了的銀色的皮

  【全文完】  WWw.BMaOXS.cOM
上一章   不信你不萎   下一章 ( 沒有了 )
[兄弟]哥來滿世妖嬈塵欲香,夜纏熱唇的誘惑四季吸血情人愛的補償魅惑娛樂圈千月之魅男孩與保險套狂戀法老王
八毛小說網為您提供由魍生最新創作的免費耽美小說《不信你不萎》第39章番外三-全文完及不信你不萎最新章節第39章番外三-全文完在線閱讀,《不信你不萎(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不信你不萎的免費耽美小說,請關注八毛小說網(www.gpjrqg.tw)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