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禁條》第一千三百零八章威嚇及《天神禁條》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毛小說網
八毛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毛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天神禁條  作者:無來 書號:2842  時間:2016-10-8  字數:11702 
上一章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威嚇    下一章 ( → )
  沙羅克自從看到碧瑞斯女王第一眼開始就沒有移動過目光,就似乎繼承女王稱號的女人之間有所感應一般,一眼就看破了碧瑞斯女王偽裝。

  “呵呵呵…”碧瑞斯女王輕笑著,緩緩走到前,以俯視的姿態望著上的沙羅克說道“真是感,我還以為起碼能撐一會兒,卻沒想到一眼就被你看穿了,怎么樣?看到我這個樣子你是驚訝更多一些,還是憤怒…或者是恐懼?”

  “你的身體…是從哪來的?”沙羅克沉聲問道。

  “哦?身體是從哪里來的?”碧瑞斯女王一臉好笑“不要開玩笑了好嗎?這就是我本來的身體,前一段時間只是沒有使用而已。”

  “別裝傻了!這身體…你明明也是才剛剛擁有的!”沙羅克斬釘截鐵的說道。

  “喲…”碧瑞斯女王很意外,笑的問道“為什么你會這么說,難道你看到了?”

  “不用看到我也知道,你的靈魂…和這具身體雖然十分契合,但…還沒有完全融為一體,一個從出生就在一起的靈魂和身體是不會出現這種狀況的,只有陌生的靈魂和軀體才會出現在這為不可見的裂痕!”

  “哈哈,不愧是得到了全部女王傳承的家伙,感覺真是敏銳…”碧瑞斯女王點點頭“不錯,因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重新了一副身體,怎么樣。是不是感覺很失望?我的男人現在已經完全不需要你了。”

  “新的身體,果然…”沙羅克有些震驚“可…這身體和靈魂的契合程度,簡直是完美,絕對不可能找到這樣符合自己靈魂的其他身體,而且…這身體,不可能是人類!”

  “啊呀…你真聰明!”碧瑞斯女王出了譏諷的笑容。“難道你想用人類的身體嗎?”

  “你已經!不…是你們!”沙羅克微微激動起來“你們…你們去了魔界!你們這段時間去了魔界對不對?”

  “這和你有什么關系嗎?”碧瑞斯女王淡然而笑。

  “果然…果然是這樣…”沙羅克的眼神略顯空,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羅本就知道碧瑞斯女王回來之后難免要搶白沙羅克一番。睡覺之前沙羅克異常囂張,經常以她沒有身體這件事情拿出來說三道四,知道自己沒法阻止。羅本在一邊看到現在,不過也覺得差不多了,沒必要讓這兩個女人繼續惡。

  “碧兒,還是準備休息吧,趕路已經很累了。”

  “啊,當然。”碧瑞斯女王回頭甜甜的一笑,轉頭向沙羅克的時候卻是一臉寒冰“女人,聽見了嗎?現在我要休息了,你…給我滾回你的帳篷去。從今往后…不許再來這里,否則的話…”

  沙羅克也不爭吵什么,冷笑著起身穿起自己的衣服“我是不是要來這里,還輪不到你說了算。如果這個男人叫我來陪他的話,你…也只能在一邊看著我們親熱。”

  “這種情況永遠不會出現。”碧瑞斯女王眼內寒光閃閃“就算萬一出現了,我也只要快點宰了你,事情也就會很快結束。”

  沙羅克輕笑一聲,拿起自己的帽子說道:“那就要看以后了。”

  從容不迫的走到門口。沙羅克忽然轉過頭來,看著羅本說道:“羅本先生,很感謝這段時間你對我的照顧,為了今后的合作,為了表達我的誠意,今天晚些時候請來我那里,我有些東西想交給羅本先生。”

  “什么東西?現在就出來!”碧瑞斯女王立刻說道。

  “呵呵,那可不行哦,要在…晚上,而且…要羅本一個人來的時候才行。”

  “你!”碧瑞斯女王正要發作,羅本抬手攔住了她,笑著對沙羅克說道:“好的,那就今晚吧,等吃過晚飯,我會過去拜訪。”

  沙羅克嫣然一笑“那我就靜候光臨了。”說完,沙羅克轉身走出了帳篷。

  碧瑞斯女王看著門口恨聲說道:“這個該死的女人,居然還這么囂張!還有你!答應她做什么?什么晚上請你一個人過去!還有東西要給你!你們兩個的帳篷就隔著兩步的距離,那個該死的女人…”

  羅本苦笑道:“碧兒,別發火啊…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看,沙羅克可能真的是有東西要給我們,要知道…我們現在最需要的關于詛咒之力的秘密還在她手上,這次回魔界后,我們更需要她手里的秘密了。”

  碧瑞斯女王哼了一聲“這個該死的女人,見我恢復了身體,立刻就想用別的辦法接近你,而且還這么明目張膽!”

  羅本聳聳肩膀“只是想保護自己而已,這一點我還是明白的,比起我們…她現在也十分不安,想早點擺束縛自己的枷鎖吧。”

  “我看她倒是樂在其中!”碧瑞斯女王咬牙切齒,正想再說點什么,忽然間,一個嘹亮的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清晰無比。

  羅本和碧瑞斯女王的臉色都是一變。

  “龍…”碧瑞斯女王下眉頭“那個家伙果然跟到人類大陸來了,還真是厲害,我們才剛到而已…”

  羅本聽著那似乎就盤旋在耳邊,又似乎遠在天際的龍聲,神色肅然“雖然早就料到會這樣,卻沒想到會這么快,看來她追蹤我們倒是十分方便,魔神真是絲毫也不肯放松,我們必須加快腳步解決詛咒之力的影響才行。”

  碧瑞斯女王氣悶的走到窗邊,將上的被褥單統統丟到地上“叫人來換一套行禮,那個女人睡過的行禮拿去給我燒掉。我這個內務官總長似乎應該是有這個權利的吧?”

  羅本看看那丟在地上的行禮,只好無奈的點頭“你現在這里休息,我去見弗利特,現在他肯定又對我有很大的意見了,而且離開這么多天,一定也有許多事情要我處理。

  碧瑞斯女王往光板上一躺。舒服的吐了口氣說道:“你是不是太過認真了,這個先鋒官只是一個身份掩飾而已,有戰神的推薦你完全可以為所為。根本不必管別人怎么看那些事物推給那個弗利特去做就行了,你還去浪費精力,只要差不多的時候收集一下情報就行了。”

  羅本笑了笑。“現在…這個可是很有用的,你先休息吧,我很快就回來。”

  離開自己的睡帳,羅本向著先鋒大帳而來,如果不出意外,這個時候弗利特一般都在這里閑坐或者是處理事務。

  走進先鋒大帳,弗利特果然在這,這坐在偏案邊奮筆疾書,似乎在很著急的寫著什么。見羅本走進來,立刻站了起來。羅本擺擺手“不用客氣了,干你的事情吧。”

  “是。”弗利特應了一聲,這才又坐下,飛快的繼續寫起來。

  羅本到自己的先鋒官主座上坐好。一看自己眼前的案板上果然堆著厚厚的公文,一看就覺得頭疼。

  “大人,那些都是需要您親自簽字蓋章才能下發的命令和公文,我已經等您很久了。”弗利特手上不停,甚至眼都不抬一下的說道。

  羅本頓覺輕快,這就是所謂的領導特權嗎?有事情交給副手做。自己要做的只是喝茶水而已?

  “這次離開忘記把印章留給你了,這真是失誤。”羅本在懷里摸了半天,總算找到了自己的先鋒官大印。

  一個奮筆疾書,一個拿著公章機械的蓋著大印,先鋒大帳里一排繁忙景象…

  很快,羅本就處理完了桌上所有的東西,幾乎是在同時,弗利特也寫好自己手上的那份文件,直接遞到了羅本的桌上“大人,這是我們頒發的關于收納人類先行者的新條款,請您過目。”

  “哦…”羅本接過了弗利特的文件,直接就去蓋章,然后放到了一邊。

  弗利特微微皺眉“大人,這份文件是我剛剛草擬的,您連看都不看,是不是…”

  “沒關系,你做的肯定比我好,我去指手畫腳是多余,要是你覺得不滿意就再改過給我,要是覺得可以就直接拿去發布吧。”

  弗利特稍微愣了愣,心里也不知道是對這先鋒官不負責任而憤慨多一些,還是覺得對方信任自己而感激多一些。

  “我這次離開的時間稍微長了一點點,這段時間有什么事情發生嗎?”羅本問。

  弗利特微微沉,似乎思考了一下,之后答道:“沒有,大人,一切都沒什么特別的,全部在計劃之中,無論是我們…還是敵人。”

  “那就好,我回來的時候見到很多士兵在街上張貼告示,那是在干什么?”

  弗利特平靜的答道:“那可能有許多種情況,這段時間我使用遵循大人的意思,收錄一些愿意支持我們的人類,教會他們一些知識并把他們派到其他的地方去,同時也組織士兵開始對這邊混亂的情況進行治理,選拔官員,捉拿趁犯罪的罪犯,頒布一些安撫普通居民的法令,因為事務繁雜,所以一直逗留在這個城市,不過我已經派出了分隊去其他城市進行工作,現在這里算是一個據點。”

  羅本笑了“沒想到你干的還真不錯,我回來的時候已經看到了,城市的環境和我離開的時候有的很大的改觀,街上的行人也不那么恐慌,一切都安定了下來,弗利特,你很出色。”

  “多謝大人夸獎。”

  “那敵人的動向如何了?”

  “敵人…”弗利特稍微頓了下,有些無奈的說道“上一次敵人巧妙的繞到了我們的背后,在我們自以為要圍殲對方的時候從小路順著那道小股逃脫,現在,敵人的大部隊已經全部饒回了東部大陸,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從東邊傳來的消息表示,卡頓已經正式復國。那個人類帝王重新回到了帝都,開掘除了離開時掩藏的寶物,安撫居民,修補宮殿,召集士兵…而且附近的國家也已經紛紛倒戈,全部都投向了卡頓的陣營,我們之前占領的區域。現在…已經完全淪陷。”

  羅本輕輕瞧著桌面說道:“也就是說…我們和人類大軍互換了領地,我們這次的圍剿沒有一點效果,傾巢而出之下。還讓對方鉆了空子?”

  弗利特深一口氣,大聲說道:“是的大人!這一次的行動我們被對方耍的團團轉,現在不僅失去了大片的占領區。而且我們還面對一大片被那些該死人類破壞的區域,而他們卻在我們重新建設起來的秩序上享受成果!”

  “大人!”弗利特有點激動“那個該死的人類帝王在這一片區域大肆搜刮!糧食,礦石,布匹,還有士兵,只要是能帶走的,他幾乎全部都帶走了,只留下了足夠那些平民不餓死的糧食,官員被殺的七七八八。城市被破壞殆盡!這一切都要我們來處理!”

  “嗯…真是個混蛋家伙。”羅本點點頭。

  弗利特息幾下,恢復了平靜后說道:“大人,您離開后狀況大概就是這樣,敵人再沒有來擾我們,我們也沒有主動出擊。一直在按照大人的意思在這片土地上建立威信。”

  羅本再次點頭“看來情況蠻平靜的,不過…你似乎還有些什么想說的。”

  “是的大人!”弗利特直接回答。

  “哦…那說吧,我聽著呢。”

  “大人,這段時間我忠實的執行著您的命令,但是…我現在并不認為這個命令具有完全的正確!”

  “這么說有意見?”

  “是的大人!”弗利特好不回避的望著羅本。

  羅本有點無奈。心想這個直腸子的家伙到底是怎么成為先鋒官的呢?難道他天生就是先鋒官,就不知道稍微揣測一下上司的心思嗎?哪有這么等著頂頭上司說自己有意見的…

  松松肩膀,羅本無力的說道:“好吧…那你說吧,你似乎總是對我有意見。”

  “十分抱歉,大人!”弗利特臉上沒有絲毫抱歉的意思,繼續說道“我對于大人您要執行的政策十分支持,我們的確必須取得人類的支持,這一點的確很重要,但是…先鋒官大人,我們是軍隊,我們先鋒營,我們是在戰場上殺敵,是歷次大戰撕開局面的尖刀,或許現在大人您的決定是正確的,但是…我覺得那并不是符合我們身份的事情。”

  “符合身份…”羅本抓抓頭“那你覺得什么才是符合身份的事呢?”

  “戰場!大人!”弗利特嚴肅起來“戰士的職責在戰場上,我們的身份也改符合戰場的需要,我們從神界降臨,為的是擊潰敵人,為了是在戰場上讓敵人倒在我們腳下,或許現在大人您的決定是對的,但這些事應該是后續的支援人員去做,我們應該回歸戰場,我們是戰士,一旦離開戰場,銳氣就會減弱,而當需要我們回去時,可能我們手里的武器已經不那么鋒利。”

  羅本看著弗利特平靜卻無比嚴肅的面孔,疑惑的說道:“你是說,現在我們該發動進攻嗎?”

  “戰爭并不一定非要進攻!但我們的士兵應該在校場上練,應該在趕往戰場的路途中跋涉,而不該像現在這樣維護治安,傳授知識,甚至是成為了城市的管理者,大人,因為敵人離開時破壞的十分嚴重,我們的修復工作也十分困難,我幾乎派出了我所有的部下出去應對各種情況,士兵們已經許多天沒有在足夠大指揮官指揮下進行練了,再這樣下去,我怕先鋒營將不會是從前那樣鋒利的寶劍。”

  “嗯…這的確是個問題…”羅本有點懶洋洋的回答,心里卻是倍感無奈,這個弗利特果然是個十分積極,而且敏銳的將領,他能看到很多東西,作為先鋒官勇力有余,而且不缺乏智謀,不過…這對自己來說不算是什么好消息…

  “其他的隊伍情況怎么怎么樣?”羅本問。

  “和這里差不多。“弗利特平靜的回答“從其他路徑匯合來的部隊已經全部都到齊了。不過現在這片土地上已經沒有那么多的資源讓我們集中消耗,所以我讓他們駐扎在距離這里遠近適度的位置,免得物資供給不足,萬一有戰事也可以立刻反應,而且我已經傳達了大人的您的命令,現在其他部隊也在大力的安撫那些人類,重建城市并且教授他們知識。選拔先行者。”

  “所以,你覺得這種全軍近乎于懈怠的行為對先鋒營沒有好處,對嗎?”

  “從對先鋒營戰斗力的影響上說。是這樣的。”

  羅本往椅背上一靠“這么說,你心里應該已經有進攻計劃了吧?”

  “沒有。大人!這段時間一直忙于您的命令,沒有時間制定作戰計劃,而且這件事情也要您認可才能執行。”

  羅本點頭示意自己明白,問道:“那除此之外,還有什么事情嗎?”

  “沒有了,大人。”

  “好吧,既然你這么說,我也好好考慮一下,或許讓我們的戰士做這件事情的確不是特別合適,這件事稍晚些我們再討論吧。”

  “是。大人。”弗利特很恭敬的行禮,轉身向外走去,走到了門口,忽然又轉了回來“大人。我還有一件事情。”

  “哦…說吧。”羅本心想這家伙還真是沒完沒了。

  “關于您今天帶回的那個女人,我想確定一下她的身份。”

  羅本心里輕輕顫了下“那個女人,哦…你說那個,她是我的內務總長,有什么問題嗎?”

  “大人。在軍營里,戰士的內務也是一項公事,我能否問一下,為什么大人的內務總長也要是女人呢,而且…是個很漂亮,身材十分人的女人。”

  羅本抓抓頭“弗利特,如果現在有選擇給你,一個是十分漂亮,身姿婀娜的美女,一個是長的萬分奇怪,渾身和水桶一樣的丑女,你選哪個做你的內務官?”

  “大人,先鋒營從來沒有內務官這以職務,而且在軍營里,屬下也絕不會讓女人進入屬下的睡帳。”

  “比方而已,如果現在必須要你配備內務官,必須在我說的兩種女人中選一個,你選哪個?可不能說謊。”

  弗利特臉黑的好像鍋底一樣,半晌才說道:“屬下會選能更好輔佐我的一個。”

  “除了我說的區別外,兩個女人其余方便都一樣。”

  弗利特的臉堪稱神奇的又黑了幾分“屬下…會選漂亮的一個。”

  “這不就對了?”羅本很開心的攤開手“那還有什么疑問嗎?”

  “大人,可是…您似乎并不是非要配備內務官,況且您已經有一位內務官了。”

  “所以還缺少以為內務總長,這下職務才算齊全了。”羅本無比厚臉皮的說道。

  弗利特不由提高音量,口氣急促說道:“大人!您的內務官十分不守規矩,根本看不起我們的戰士,這些天不是抱怨食物難吃就是抱怨衣服糙,而且晚上就睡在您的睡帳里,我去警告她的時候她居然對我說她是您的人,不需要聽其他人的命令!”

  羅本干巴巴的笑了兩聲“居然…居然還有這種事情,這可真是,哈哈…好吧弗利特,我會去教訓她的,不過…你也該諒解這樣的事,一個普通的人類女人到了全是男人的軍營里,這肯定會讓她感到不安的,一定會鬧情緒,我本來還打算回來的時候應對她犯了什么大錯的情況,知道沒什么事情發生真的已經十分知足了。”

  弗利特皺起了眉“大人,那個女人…或許有些問題。”

  羅本這次一怔“問題,什么問題?”

  “人類大陸西北部大多數山地高原,寒冷干燥,很少有女人會像那個女人那樣皮膚白皙的,看起來她平時不愁吃喝,保養的很好,而且雖然幾乎不在軍營里面,但算上我去找她的那次,我也見過她兩三次,從那個女人的舉止言行中我能看出來,她絕對不會是普通的人類女人,那種口氣動作,仿佛是個使喚人使喚習慣的上位者,我清楚的記得當時大人您選中她的時候,她在人群中。穿著很破舊,也沒有人陪同,絕對不是什么重要人物的樣子,而且…作為一個人類,可以對我們神族指手畫腳,甚至怒目而視的,真的十分罕見。”

  羅本頓覺頭疼。自己臨走的時候已經祝福過沙羅克要收斂了…她那副女王派頭別人認不出來就奇怪了。

  “大人,無論如何我都覺得有些古怪,那天她就站在人群前面。似乎等著大人您挑選她一樣,我懷疑…這個女人身上有什么秘密。”弗利特說著,目光一直看著羅本。顯然一半是提醒,一半卻是在詢問,

  羅本也明白,弗利特有點懷疑自己是對找來的女人知知底,只是沒有明說而已。

  “嗯…弗利特,這件事情我對你說,但是呢,你必須保密,傳出去的話可對我的聲譽是個打擊。”羅本忽然有些神秘的說道。

  看羅本這副表情,弗利特忍不住大皺眉頭。“大人,這果然涉及到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嗎?”

  羅本心想你不問的話這件事情就不會存在了…

  “其實呢,先前我選的那個內務官的確不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她…其實是一個亡國的公主。”

  “亡國的公主?”弗利特眉毛擰在了一起。

  “是的!當然我也是后來才知道的,其實…我也很喜歡這樣。平時一副做派的女人,不管什么時候都仰著下巴說話的女人,但是到了時間她卻不得不去給你整理被子,洗衣服,晚上的時候先去給你暖,一副羞怒又拼命忍耐的樣子。啊…弗利特,你不覺得這樣的女人特別有魅力嗎?”

  弗利特聽的額頭青筋直跳“大人,請您謹慎您的言行,這樣的話要是傳出去…”

  羅本暗暗著汗,臉上卻笑的十分隨意,擺著手說道:“啊呀,得了弗利特,男人的一些小好愛,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她落至此,我收留了她,知道她是公主后我很高興,就告訴她平時盡可以拿出公主做派來,出了事情我負責保護她,而且付她雙倍的薪水,哈哈…大概就是這樣…”

  弗利特顯然是被羅本氣的不輕,但還是在極力忍耐,而且眼中依舊還有些懷疑之“大人,您…您未免太兒戲了,而且…而且那女人真的…”

  羅本打斷他的話說道:“好了弗利特,事情的輕重我自然是分的清楚的,那個女人是什么樣的我也知道的清清楚楚,而且我不介意在軍營里保留一點自己小小的愛好,但原則的問題我還是有尺度的,有那個女人在身邊我的心情會好很多,起碼比每天面對臭男人的面孔強的多,但是我不會砰她的,她是軍營里人類的代表,我明白她的意義,也知道自己該做什么,這些,你不用擔心。”

  弗利特見羅本的口氣稍顯強硬,微微低頭“十分抱歉,有些話屬下說的過多了。”

  羅本拍拍弗利特的肩膀,哈哈笑道:“沒事沒事,你有這些擔心是應該的,也證明你是個合格的先鋒官,我很高興,有你在許多事情我都感覺輕松多了。”

  弗利特猶豫了一下,還是皺起眉“大人,您今天又帶回的那個女人…”

  “啊,你說那個,呃…其實是我在回來的路上撿到的,這個更厲害,別看她年輕,從前可是一個小國的女王來著,我看著心,就帶回來了,很漂亮吧?”

  顯然弗利特關心的不是這個問題“女王?”

  “啊,是啊,這片混亂的土地國家多如牛,我也不知道她是那個被滅國的女王,不過那都不重要了,現在她是我的內務總長,怎么,要不要去見識一下人類女王的厲害?”羅本說著嘿嘿笑著兩下,出了男人才會有,意味深長的笑容。

  弗利特臉上的表情沒有多少變化,想了下,居然點了點頭“如果可以的話,屬下也想去和大人的內務總長見一面,畢竟…以后她就是大人身邊的侍官,我想多了解一下她的情況。”

  羅本心里微微一笑,等的就是這個時候。

  “走吧!”羅本很是興奮似的當先離開了先鋒大帳,弗利特緊隨其后。

  來到睡帳外,羅本在外面輕聲說道:“碧兒。別睡了,我帶我的副官來看你了。”

  弗利特聽羅本叫的親熱,臉上的表情頓時又黑云翻滾。

  “嗯?副官?”睡帳里傳來碧瑞斯女王有些迷糊和不的聲音“你帶別的男人到這來干什么?腦子壞了嗎?”

  弗利特雙目一縮,一把按住自己的劍柄就要去掀睡帳的門簾,羅本趕緊伸手攔住,著汗說道:“別激動…忘了我說的話來?這個…她現在是很有身份的。”

  弗利特慢慢放開了握著劍柄的手。“大人,這女人未免放肆過頭了!”

  “啊…沒事沒事,你看…其實她現在在給我暖呢。這個…嘿嘿!”羅本只好有笑了,感覺自己小的很猥瑣,笑的嘴都有點筋。

  “碧兒。現在穿衣服起來吧,這是我的副官,以后你們要經常打交道的,所以…”

  “進來吧,我倒是想聽聽要拔劍殺我的副官能對我說什么?”碧瑞斯女王隨意的聲音打算了羅本的話。

  羅本掀開門簾走了進來,弗利特按劍跟了進來。

  一進睡帳,一股淡淡的女人香味飄進了弗利特的鼻孔,這讓久居軍營的弗利特有些不大適應,一眼看去更是感覺火冒三丈。

  今天才來的那個女人端坐在睡帳里唯一的椅子上,披散著頭發。身上普通戰士的行軍衣衫,但顯然現在被她當作袍子套在了身上,雖然顯得有些松松垮垮,但是卻也因此散發出一種極度的魅惑之意,睡上的被子被隨意的丟在一邊。看起來顯然是才起來隨便套了身衣服就坐在那了,而讓人惱火的是,先鋒營的第一和第二長官走了進來,這個人類女人居然沒有絲毫反應,臉上還有些不耐煩的意思,大有責怪別人打攪了她好夢的架勢。

  “哦。弗利特…先鋒官的副官,你找我有什么事嗎?沒想到軍隊的男人這樣魯,居然會闖進女人的臥室,神族都是這樣沒教養的嗎?”

  “你說什么!?”弗利特大怒,猛的跨前一步,劍身嗡的一聲響已經自己跳出了半寸長,伸手就要向碧瑞斯女王砍去。

  但是下一刻,弗利特的身體卻僵在了原地,并不是因為羅本的手已經攔在了他的面前,而是因為面前一雙寒光閃爍的眼睛。

  弗利特感覺渾身如墜冰窟,冷的發顫,眼前這個人類女人的一雙眸子猶如寒冬般冰冷,冷的要把自己的靈魂凍結。

  碧瑞斯女王一手放在背后,極力的壓制這自己想要就地殺掉弗利特的沖動,冷冷的說道:“副官,現在我給你唯一一條走,那就是立刻給我滾出去!這里是先鋒官的睡帳,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你攜帶武器進入先鋒官的睡帳已經違反了軍規,現在蓄意謀殺先鋒官的內務官罪加一等,而且,你做這一切的初衷是因為懷疑先鋒官的判斷,懷疑戰神指定人選的判斷,為此還要罪加一等,由此推斷,你極有可能做出威脅先鋒官安全的事情來,就你現在的行為,先鋒官有權將你就地處決,或者押回神界接受審判!”

  弗利特渾身一陣,瞳仁狠狠的顫抖了兩下,僵硬的手迅速離開了劍柄,那彈起幾寸的劍鋒也縮回了劍鞘。

  “先鋒官大大人,請您贖罪,我絕對沒有惡意!弗利特頭大汗的說道。

  羅本笑著說道:“沒事沒事,是我叫你來的,別介意。”

  “還有…”碧瑞斯女王的聲音依舊冰冷“作為內務官,我是先鋒官直屬部下,不接受任何其他人的命令,而且先鋒官的睡帳是我獨立的管轄區域,百米之內不得有任何人接近,從今往后,你…要注意你的言行,你必須記住,你是副官,你的任務是輔佐先鋒官,而不是指手畫腳,越權謀私!”

  弗利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居然會是一個人類女人說出來的話!大多數人類就算見到神族士兵都會跪下行禮,這個女人居然…

  “聽清楚的話就立刻滾出去,你想在我管轄的睡帳內逗留多久?對內務官圖謀不軌者,殺無赦!你不是不知道這個命令嗎?”

  寒冷而沉重…弗利特感覺自己面前的根本不是一個人類女人,而是一個魔鬼!這種感覺,這種讓自己戰栗而感到無力的迫感,就算在戰場上面對強大的敵人時也不曾擁有。

  忽然一只手落到了心驚跳的弗利特肩膀上“弗利特,見過了的話…就回去吧。”

  弗利特驚覺,看了看拍著自己肩膀,一臉從容笑意的羅本,有些艱澀的點點頭“是,大人,打攪之處,十分抱歉。”

  “沒事沒事…”羅本笑瞇瞇的看著弗利特有些狼狽的退了出去。

  離開睡帳,弗利特快步向遠處走去,直到確定自己遠離了那個女人,這才松了口氣。夜風吹來,弗利特這才發覺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忍不住回頭看了看那先鋒官的睡帳,弗利特奇異的感覺自己的身體在發抖,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這個在生死邊緣徘徊過無數次,在戰場上經歷過無數血與火考驗的戰士居然會懼怕一個人類女人…這位先鋒官大人到底從哪里撿到了這樣的女人?這種感覺…簡直和之前那個女人一模一樣。

  弗利特心里又是猶豫又是疑惑,說這兩個內務官是普通女人哪打死自己也不會信,但就算是人類的公主女王,似乎也不會對自己有這樣的迫力,實際上,就算是人類大陸大國的君主見到自己也一樣畢恭畢敬,能以威勢倒自己的人類女人…這種女人真的存在嗎?

  可是…要是只有一個的話那自然值得懷疑,可…

  弗利特忍不住看向了先鋒官睡帳邊上的那個帳篷,在那里面也住著一個可怕的女人,那一次去警告她,可是結果…卻是被對方冷冷的訓斥,自己回來之后竟然發現自己沒有還口,甚至…沒辦法正視那個女人。

  兩個幾乎一模一樣冰冷,而且氣勢駭人的人類女人…就好像被制造出來一樣的相似,這就顯得奇怪了…

  難道真的是先鋒官大人在其中做了手腳,然后享受男人的樂趣,要不是這樣,去哪找這樣極速相似的人類女人?

  弗利特的腦子陷入了混亂。

  “來人!”弗利特想了半天也毫無結果,直接轉身叫了一聲,頓時有士兵跑到弗利特身邊“大人,請您吩咐。”

  “從明天起,不!從現在起,先鋒官大人睡帳周圍百米內劃為區,以柵欄隔開,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入內,除非得到先鋒官或內務官的許可,違令者,殺無赦!”

  “是!大人!”

  弗利特匆匆離去的時候,在先鋒官的睡帳內,碧瑞斯女王已經把羅本揪到上狠狠的修理了…

  “你這個該死的混蛋,居然敢帶著別的男人回來,那么想我被其他男人看到嗎?你這個心里扭曲,變態,骯臟下的東西,今天我不宰了你的話…”

  羅本被陣陣粉拳打的招架不住,抓了個空隙趕忙按住對方的雙手,才要說話,碧瑞斯女王卻一瞪眼,狠狠一記頭槌撞了下來,然后…

  然后碧瑞斯女王就迷糊糊的暈倒了…

  羅本摸摸頭,無奈的苦笑:“告訴過你不要打頭的,打臉也要瞄準了,骨頭的柔韌很難調解的,唉…都被撞暈過好多次了,還來…”。)  WwW.bmAoxs.Com
上一章   天神禁條   下一章 ( → )
圣王異界流氓天尊武動乾坤神控天下劍道獨尊武逆凡人修仙傳唐磚武魂弒天絕世唐門莽荒紀
八毛小說網為您提供由無來最新創作的免費玄幻小說《天神禁條》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威嚇及天神禁條最新章節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威嚇在線閱讀,《天神禁條(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天神禁條的免費玄幻小說,請關注八毛小說網(www.gpjrqg.tw)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